C0116 連載獸人故事

感謝作者 下級軍官 不吝下筆贈予小站

 

第九回 駕馭孤獨的人ACE

 

『我是特列夫,我不能成為殿下的騎士。』

 

『為什麼?』

 

『不是被水雕琢的石,是不會有美麗的紋路的。』

 

『所以說?』

 

『成為藝術品是要時間的,我們都太年輕了。』

 

『拒絕我是吧,很帥氣嗎。』

 

『我也這麼覺得。』

 

『團長!你說了什麼?』

 

不是被風磨碎的沙子,是無法通過編織細緻的布的。』

 

『是的。』

 

~~~~~~~~~~~~~~~~~~~~~~~~~~~~~~~~~~~~~~~~~~~~~~~~~~~~~~~~~~~~~~~

 

 

(我我感覺不到我的手指了,就像是被英靈長召喚一樣,我我很感動啊!哈哈心悸了太興奮了啊!)

 

我的顫抖完全無法掩飾注,我的喜悅比英靈殿的英靈數目還多,我的意志是也不是戰神所能控制的了,現在的我已經達成了傳說,就在昨天我終於對殿下說出來了,我對他訓話了。

 

「哈哈~哈哈~咳咳,我是英雄。」我興奮無法調節我的呼吸。

 

300個白麵包!不用調味,用這個配我就可以過三年了!哈哈我是超級特列夫~~~Okay,早上的精神餵食時間結束,好吧繼續工作。)

 

過了一段時間我才終於鎮定下來了,手中也寫的步槍與騎兵結合的企劃書,就算是真的很高興,但是工作在眼前,這東西可是不會自己完成的,我還是得完成它。

 

我曾經請我同辦公室的同事給我一個安靜的空間,沒想到他們居然全部都請假了,今天是異常的安靜,好像有事將要發生一樣。

 

(呵呵~要不是都沒人,我才不敢那樣笑呢,好的讓我看看…52騎兵團的步槍訓練將於計劃開始的三個禮拜內

 

「特列夫三條,現在有空嗎?」

 

聲音是從我的桌前發出來的,清楚的咬字讓這個鄉下來的獸人感到很不習慣,而且是在我專心的時候,實在是讓人很不愉快。

 

「哪位?」我只輕輕抬起了左眼往前看,並發出了不滿的聲音。「我很忙的。」

 

(老子很忙的!)

 

「宰相智囊團的書記官,我是詹貞。」

 

出現在我面前,是又出現在我面前的獸人,巨大的牙齒我永遠不會忘記,是那個稀有民族-劍齒虎,現在又出現在我面前,穿著像是書生設計的制服,卻又是不合身的尺寸,他身上的線條比我企劃書上來的還多。

 

(智囊團的人來了,居然是來找我,嗚!有麻煩事的感覺。)

 

「智囊團大人你知道嗎?我除了官階之外,我還有職位的你知不知道!它叫特殊執行官。」

 

「反正都是過度時期的東西。」一語點破了我的抱怨,劍齒虎保持著自己的風度。「太堅持很難看。」

 

事實,而且怎麼有種心酸的感覺,要是被叫突然被叫特殊執行官的話,我也可能不能馬上反應過來。)

 

「有什麼事?智囊團的詹貞。」

 

「特列夫三條,你都不關心你的未來嗎?」詹貞劍齒虎拿出了這個問題。

 

(哼!居然漂竊殿下的台詞,詹貞你也這點程度而已嗎。)

 

「不用擔心,因為它絕對比你的好。」

 

「那可難說。」詹貞劍齒虎,微笑了一下。

 

劍齒虎的牙齒在鐵器發明以前,是被認為這世界最堅硬之物的其中一種象徵,兩個過度成長的犬齒,也是被被認為是強者的一種象徵,這樣有意義的東西,現在就附著在這個不簡單的微笑之上。

 

「怎樣!你要來幫我改運嗎?還有,難道讀了書就有那種能力啊?」

 

「沒錯,讀書的確有那種能力。」詹貞劍齒虎抱起了雙手,肌肉的線條變得更明顯了。

 

(居然是我作梗給詹貞,還有讀書練的那麼壯做什麼?扛書嗎!)

 

「詹貞現給你一個好消息,如果你接受了你將獲得巨大的利益與機會,你甚至有基會得到學者的頭銜。」

 

(比起學者,我比較喜歡武士或騎士,還有他剛剛用第三人稱叫自己嗎?)

 

「沒興趣!」

 

我很確定的給了他一個否定的答案,也不想讓他有任何說話的機會,我馬上低下了頭,繼續把我的精神專注在我的企劃書上。

 

「就算是被國民唾棄也一樣嗎?」

 

(!?我會唾棄?我連親手人都還沒做過,我甚至也不吸毒耶。)

 

「就算是被國民唾棄也一樣嗎?」詹貞劍齒虎故意重複的兩遍,想要得到我的注意。

 

「你說吧!你有什麼陰謀。」

 

我從我的位子上站了起來,並很嚴肅看向了劍齒虎,我想把這一切給搞清楚為什麼我會被唾棄

 

「果然為國家賣命的人,也是會注意自己保護的人的感受。」詹貞劍齒虎很諷刺的說著。

 

「也人說過玩弄文字的人只是小聰明而已。」

 

「你終於有興趣了,好吧詹貞說。」詹貞劍齒虎放下了剛剛的笑容,進入了深沉的語氣。「福爾軍跟土佐耳軍將會成立聯盟,很快的東北軍也將會向福爾軍跟土佐耳軍宣戰,並發出全力殲滅的命令。」

 

(可是現在是停戰,還有東北軍?泰倫要宣戰?還有第三人稱的自稱?)

 

「你說什麼?這不是違反停戰條例嗎。」

 

「就像有人說殺人是違王法的一樣,不管怎樣還是有人會做的。」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殺人違法還是有人會做的,是事實沒錯,但那是殺人的人的選擇,關東北軍什麼事?)

 

「戰爭即將到來,東北軍將會主動出擊,這將是一場歷史上的人人唾棄的血腥戰爭。」詹貞劍齒虎繼續胡扯的一些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不可能的,就算有再多權力,有再多仇恨,泰倫也不可能做這種事。更何況沒有上面命令的話命令難道你們!」

 

直到這刻我才了解他在說什麼,這之劍齒虎比我想的還狂妄,居然直接把宰相智囊團的命令當成爭奪王位的道具。

 

(你們想要命令我們嗎?居然只是命令別人殺人,自己站在後面裝無辜。)

 

「嗜血的東北軍又得到了勝利。」

 

「根本沒有那種事!有的話我們也只是聽從命令而已!」

 

我激動的情緒已經無法掩飾了!部分的怒氣都出在我的音量上,我手緊緊抓的我的辦公桌的桌邊,努力以別的方法發洩我自己的怒氣。

 

(嗚!怎麼這樣?居然是聽話的人遭殃,這群讀書人居然來這套,要是真的這樣,停戰期間我們發動戰爭的話,泰倫就是背信者了,背信者支持的殿下,評價會!)

 

「國民可不會那麼想。」

 

「捏造的事實也不能長久的,國民不笨!他們是講理。」

 

「如果可以說戰神不去指揮,英靈不想立功,那麼就可以說軍隊不會殺人了。」

 

(居然這樣,沒錯那是我們的職責,但你卻把它當成不能分割的東西!語意上對可是這不公平!)

 

「拘泥於一就是一就是無法睜開眼,對號入座是這社會無法進步的阻礙,限制物品的功能就判了它死刑。」

 

「真不愧是紅色的泰倫的部下。」詹貞劍齒虎伸出了右手,指向我這邊。「你也讀過書吧?」

 

(被小看了。)

 

「還好啦!識字而已啦!」我故意咬住了我的牙齒,把我自己的聲音用的很模糊。

 

「那就好了,反正都還很年輕,怎樣要加入我們嗎?」

 

哈?)

 

切入正題,氣氛比前一刻還更僵,我的怒氣就像是太陽下的霧,馬上消失殆盡,我才知道剛剛的挑釁的理由是什麼了,我的困惑讓我卸除了我的武裝。

 

「等等你說笑吧?」

 

(怎麼可能,我耶!我這個特列夫.雷,怎麼有那種能力加入宰相智囊團?別唬我!)

 

我可不開玩笑的」劍齒虎堅定的眼神看向我這邊。「我很正經的。」

 

詹貞在我還在疑惑的時候,往後面退了幾小步,雖然我看在眼裡,也不能了解他的用意。

 

「我騙人而已。」

 

只差我沒衝上去而已,帶著丟臉跟氣憤又好笑的,我卻不能表現出來,身為軍官的我可以生氣但絕對不能失態,我也能承受下來了。

 

(喀!騙我,可是我不能上罵出來啊,而且它還是智囊團的人,要是樹敵的話項圈會!會被戴上項圈的,進退!想辦法啊我的幽默。)

 

「好,我輸了,我很容易受騙。」我輕鬆的放下了我的自尊,放開了我的微笑,並正眼看著詹貞。

 

「噗,哈哈哈哈哈!」詹貞笑出了不虛假的笑聲。

 

劍齒虎的笑容隨然會被自己的虎牙給限制住,巨大的牙齒卻完全不會給他的笑容扣分,而是這個笑容最大的特色,我說不出來但是詹貞此時完全不像是我的敵人。

 

(笑了詹貞這傢伙居然笑了,難道是完全看扁我的嗎?)

 

「哈哈,你這也是軍人嗎,詹貞完全看不出來呢。」繼續笑著,詹貞也開始開玩笑的問著。「真沒想到呢,閣下的答案居然這個,我還以為你會揍我。」

 

(我有打算!)

 

「是啊,哈哈。」我很不愉快的笑著,並摀著自己狗鼻子。

 

(啊啊,果然被小看了,還有怎麼第二人稱怎麼變閣下了?)

 

「特列夫閣下,身為軍人你泰倫果然有眼光。」詹貞找回自己的感覺之後,繼續說著。「一般的軍官這時候早該揍人的。」

 

(錯!只差沒動手而已,再說我也不想跟身材比我大的人打。)

 

「感謝稱讚。」

 

「還有詹貞在此道歉,我並沒有提拔人的能力。」

 

(喔,原來你沒有啊所以說我真的被騙了!)

 

「沒關係,反正我也不想成為學者。」

 

「什~人各有志向嗎。」劍齒虎詹貞一開始有點驚訝,但他馬上把這個情緒給壓制了下來。「詹貞我可是以成為學者,還有復興我族努力中。」

 

(啊~智囊團中的助理啊,因為階級不夠高所以才被發到監視其他繼承人這種工作的是吧?同志!我們我們都是政治下的犧牲品,不對!我們還是敵人啊。)

 

(復興我族?劍齒虎真的已經沒落了啊?我還以為他們只是不活躍而已,居然要到復興的地步。)

 

「詹貞閣下,你來這裡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居然來測試我,智囊團的命令?」

 

我很認真的提出了我的問題,語氣又轉回了嚴肅的態度,劍齒虎的笑容雖然沒變,但是眼神變的很犀利。

 

(哇!好可怕,突然變狠了?明明只是眼睛移動而已

 

「呵這是詹貞的自主行動,跟智囊團沒關的,我只是想來認識你而已。」

 

「為什麼呢,閣下?」

 

「你不覺得我們很像嗎?」詹貞劍齒虎往後轉了個身子,走離了幾步之後,轉頭看向我,又擺出了那個笑容。「我們都是少數份子。」

 

~~~~~~~~~~~~~~~~~~~~~~~~~~~~~~~~~~~~~~~~~~~~~~~~~~~~~~~~~~~~~~~

 

「老闆這本是?」

 

戰神的境界-與英靈的極限這個啊畫家百業特畫的,性轉換的英靈長與英靈們日常訓練的畫作集,除了性向是單一的之外,其他要素都齊全的本子,很實用的。」一個感覺已經邁入老年的花貓坐在桌子後面,他細心的解說著。

 

「手描本還是印刷本?」

 

「手描的喔,一本算你500銅就好了。」

 

(喔喔喔~是那個尚恩的老師百葉特畫的啊,而且還是手描本,我要了!)

 

這個現在正在逛藝術市集的年輕軍官,他帶著很輕鬆的表情,穿梭於不同畫家的幻想空間之中,不久之前他才認識的他的對手。

 

(沒想到敵人是這種人,都是稀少民族的我們居然要互相殘殺,還真是現實,但是我不會就這樣喪志的,劍齒虎的你是為了自己民族,而我所希望的是一個最適合我的空間,雖然我不應該,但是我還是要給一個祝福。)

 

「老闆,這本啊,裡面的內容是怎樣的。」

 

一個而已!不多不少!我會讓東北軍成功的!不管是戰爭還是王位繼承人!我不會讓智囊團有任何得逞的機會的!至少要做到不會丟臉的地步。)

 

「這個啊很刺激喔,英靈長會被英靈給

 

 

 

 

 

 

 

 

 

 

 

 

 

 

 

 

後來犬軍官就把這攤子給燒了。

 

「英靈長,你子民幫你把這些本子都燒了,這樣沒有人敢衊您了。」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