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101 連載獸人故事

感謝作者 下級軍官 不吝下筆贈予小站

 

第三回 Trombe

 

「所以我們補給部認為,在中午時的倉庫需要加強警備。」黑板前的補給部虎人,正在對最近時常發生的鹽失竊事件,提出解決方案。「以上!到此結束。」

 

不能睡!絕對不能睡就算很累就算你睡姿不佳就算你的哥哥因為被劈腿,每天晚上都過來心理諮詢也絕對不能在這裡睡著!再一下再一下就好了!阿阿手好舒服好溫暖身體快要不能!絕對不能!要是在會議是睡著就太丟臉了!差不多要結束了…OK,等等要去上軍學的課,雖然很對不起老師但老師請讓我睡吧!嗚嗚會議快結束吧~會議

 

「接下交給泰倫將軍,來為我們精神訓話。」

 

阿阿倫,我就讓我的意志跟你沒完沒了吧!

 

「諸君!我有話對諸君講!」帶著微妙的嚴肅,以及官僚式語言,泰倫演講著。「我最

 

(碰)

 

….哈?什麼聲音?

 

(碰)

 

泰倫?你倒了?

 

「喔!我的天阿!將軍被刺殺了!」「刺客!有刺客!」「將軍!將軍!「是步槍!」「不!我還想死!」因為剛剛的槍聲,以及東北軍閥將軍的倒地,使會議室中的軍官都混亂了。

 

等等!怎麼了!泰倫被掛掉了!騙人吧!有刺客!在哪阿?是槍的話就是窗戶外面了那他一定還在看!好!為了安全躲在桌子下吧!這時候還是保命要緊!

 

「安靜!」從會議桌靠近我的位子,有個黑豹站了起來,對著在場的人大叫。「停下來之後,就回自己的部門工作!這裡的事情就交給專家來。」

 

專家誰會是專家阿?這時候應該叫警備隊了吧?歐文!

 

雖然說是同一個基地裡的同事,我也跟他共事過,歐文.巴富克蘭這個男人,是個紳士、劍術也很強,又是個精通文學的雅士,雖然現在只是個會計部裡面蓋章的,但卻總有種不可侵犯的氣息,大概是因為家裡是自金恩創國以來就一直都在經商的商人家族,所以這基地裡的人都不敢碰他,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傢伙已經認了泰倫當乾爹了。

 

「不要把這裡的事宣揚出去。」歐文繼續叫著。

 

我好像太冷靜了阿阿!這國家東北波頓軍的總司令被殺了阿!怎麼辦?怎麼辦?好吧總而言之,先離開這房間吧泰倫雖然你是個變態,但你是個為這國家付出了一輩子的變態,雖然說我幫你工作還不到一年的時間,連你的生日都沒慶祝過但是沒關係的我會在你的道別式上面我會幫你寫哀悼文的他是我從未見過這麼有理想的人,如果說天上真的有英靈宮,那他絕對是英靈長所

 

「特列夫、蓋里你們留下!」

 

「耶?」

 

哈?怎麼又是我們兩個阿!搬屍體應該找別人吧?還是因為都是身為都是泰倫照顧的人,我們應該幫他處理後事人死了,我好像不應該開玩笑的,OK懺悔一下神阿~我汙辱了一個死去的人,我諷刺了他給我的恩惠

 

「好都走了吧?」歐文拉低了音量。

 

「差不多的樣子」蓋里四處看了一下,並小聲的回答。

 

「好,把屍體辦到後面的房間吧。」

 

藏起來?對死人這麼不尊重,他還是你乾爹耶!等等你不會是想要造反吧歐文?

 

「為什麼?不找軍醫或警備隊的人嗎?」

 

「噓!安靜點!」對我突然大聲的質問,歐文噓了我一聲。「還不快點來幫忙!」

 

等等!太奇怪了吧雖然是這樣說不過我們三個還是把泰倫抬到了會議室放置黑板等雜物的房間,歐文把泰倫的身體放在主席椅上,當然泰倫也不可能有反應的人都死了,一個穿著軍服的將軍,坐在黑暗中的椅子上,頭上的彈孔還留著血,鬃毛都被染紅了,這樣的場景還真令人有點畏懼,歐文就讓我看看你這傢伙有何陰謀。

 

「你們知道嗎?」

 

「知道什麼?」

 

你要我知道什麼嗎?

 

「那就是不知道了?」

 

「恩是什麼?」蓋里緊張的接著問。

 

「泰倫長官的秘密阿?」

 

秘密?像是這傢伙很常對女生進行年齡詐欺嗎?我都知道喔阿阿!我又對死人不敬了,好吧只好再懺悔一次,神我們又見面了,我這次又因為被我心中的惡魔誘惑而

 

「像是等等就會復活嗎?」蓋里就像是想減緩現場的緊張氣氛,而說了不可能發生的笑話。

 

「呵呵~怎麼可能?」

 

復活阿?還真有創意阿~哥,復活?呵呵。

 

「是的,蓋里大人你說對了。」歐文很肯定的點了頭。

 

」「」蓋里跟我都同時對歐文的回應,都感到不可思議,而無法再說出任何話。

 

「等三分鐘,三分鐘之後他就會復活了。」

 

「歐文你是瘋了嗎?人會復活的鬼話你是當我們白痴嗎?還是你

 

「哈不是的,你們要相信我,泰倫也說過想讓你們看的」對我的語氣突然變了,歐文也感覺到自己不被信任,想辦法想要我們相信。

 

「哥!堵住門,這傢伙有問題!」

 

「喔喔好。」蓋里聴到之後,就用身體擋住了儲藏室的唯一入口。

 

奇怪!太奇怪了,歐文你的行為很詭異,我身為這基地的一份子,也是為了泰倫,我要看看你要做什麼要是你想反叛的話我腰邊的劍,也絕對不會留情的,呼呼~慢慢的~慢慢的,很好手已經摸到劍柄了,要是歐文要打的話,我們這邊是兩個人應該不可能輸的。

 

「是真的!」歐文對我們的警戒,自己也開始慌張了,開始往我這邊移動。

 

「別靠過來!這雖然是禮劍但是也是有殺傷力的。」

 

「嗚!」被我的預備姿勢嚇到了的歐文,往後面跳了一大步。

 

「算了!我就坐在地上等三分鐘,等等你們就知道了。」不知道是有何想法,歐文並沒有任何想攻擊我們的感覺。

 

「哼想騙我?你只不過想讓我們放鬆戒備而已!」

 

「你這是在讓自己難堪!」

 

「哼!就不要讓我殺了你。」

 

這樣的對話,反而讓現場的氣氛變的更緊張,儲藏室的空氣本來就不流通了,現在這樣又更難過了,兩個眼睛互相凝視,一邊是充滿了懷疑與緊張,而另外一邊則是充滿的不被信任感及憤怒,這樣的場景是我這生第一次體驗到的呢。

 

好緊張不過我絕對不會主動攻擊,所以我就等你先動作吧,不過他居然完全都沒戒備,就一直坐在那邊地上,就那個盤坐姿式,要直接衝過來視覺對不可能的,反擊也不可能阿,不過他的也會劍術,我還是小心點好了

 

 

我這個金恩國的軍官特列夫.SA.雷!我是絕對不會放鬆戒備的,這個是為了一個愛國志士而努力的,他深愛的這個國家,為這國家付出了一輩子,而今天他死了,我將會為了他的名譽、他的理想、他的榮耀,我將守護這

 

「我最喜歡湯尼氏畫的春宮畫冊了啦~」從歐文身後的,泰倫講出他對某的畫家的作品喜好發言。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動了!動了動了!動了!動了!動了!泰倫動啦!神阿!不要這樣對我~我很虔誠的不要這樣對我~

 

「哇!」守著門的蓋里,叫了一個比較像驚嘆聲的尖叫。

 

「阿喂!歐文,我又被殺掉了阿?」就像是很有精神的早晨,泰倫向歐文詢問,自己是否已經被殺掉了。

 

又被殺掉了?這什麼鬼用詞阿?等等!泰倫!你快點走向那道光好不好!

 

「是的長官,死因是步槍子彈。」歐文轉了個身子。

 

「哼~哦?特列夫、蓋里你們也在阿?你們終於看到了吧?」泰倫的宗毛上都沾滿了自己的血,像平常一樣輕鬆的語氣。「這國家繁榮的秘密~

 

」「」哥哥跟我。

 

好的冷靜點這一切都合理的解釋的好的放輕鬆,只不過是個死人復活而已嗎好的誰冷靜的了啦!阿阿阿~

 

「哈哈

 

「誰說明一下好不好!」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的解說以及示範,蓋里跟我終於了解是什麼回事了,這個違反是世界常理的事。

 

基本上就是,泰倫在十幾年前,被不知名人士下咒,變成的這樣的身體,永遠停在年輕時,就算死了也只要靜待三分鐘就可以馬上復原,就想沒受傷一樣誰會下那種鬼詛咒阿!那個人是在想什麼阿?那是根本祝福吧!

 

「這樣很方便阿~不僅可以減少我的隨扈支出,也可以讓間諜帶假情報回去阿,不是很很棒嗎?」

 

「棒你的大頭啦!那有人可以死了又活死了又活的!」

 

「我阿~

 

「因為你死了,害我竟然會想要傳承你的意志!」

 

「哈~那我好高興喔。」

 

「不要高興啦!混帳!」

 

「阿哈哈~

 

「嗚~

 

「不過阿,你們以後就不用再擔心啦~至少是會不會死的方面。」

 

那不就是我要擔心的事更多了嗎?哇!怎麼會這樣阿~青春長駐就算了,現在又加了一個打不死!這傢伙等等,這意思不就是我們這國家有四成的兵權都掌握在這個打不死的獅子手上?還有國會的第四發言權?還有東北的領地?阿這國家會怎麼樣阿!

 

「對了!你們恩?等等。」泰倫摸了一下腦袋。「子彈還卡在頭裡。」

 

「你好可怕阿!」

 

「那樣很痛吧?」蓋里很好奇的問。

 

那樣絕對很痛吧!哥!

 

「阿~還好啦~沒有比被劍刺腹部還痛啦,嘻~

 

「你還分的出來阿?難道你有經驗阿?」

 

「咳咳!喔~吐出來了。」泰倫用手摀著嘴吧咳了兩聲之後,就從嘴吧拿出了一顆鐵彈。

 

「怎麼從腦袋跑到嘴巴的!」

 

「那種事就不用在意啦~

 

不對!還是很在意!而且還讓人覺得很奇怪!就像說『我有死亡經驗』一樣詭異!而且還不是騙人的!這傢伙真的打不死!

 

是鐵彈阿那就不是福爾王國來的了呢。」泰倫搓著手中的鐵彈,開始猜測是哪國家派來的刺客殺了他。

 

鐵彈的話,就不太可能是已經發展出子彈技術的福爾王國下的手,不過這大陸上推進火藥的普及率還不高,就算是我們國家最強的禁衛軍也沒有在用火藥,更別說推進火藥了,我們基地裡也沒有技術或鐵匠會處理這樣的武器。

 

歐文你去叫蒸餾水去調查看看吧。」

 

哪位?叫蒸餾水的哪位?誰會叫蒸餾水啊?

 

「是的!長官!」

 

OK~你們可以走了,我先去把血洗乾淨,阿~血都結塊了。」

 

結果最丟臉還是我阿剛剛的不知道為了什麼那麼緊張,連睡意都被我自己趕跑了,我感覺我好像又被詐騙一樣,死亡詐欺嗎?算了反正明明就是個老人卻能保有年輕的樣子,死了會復活也很不會很奇怪,恩~趕快去上課吧,課上完之後我還要去大辦公室研擬軍隊練習用的行軍圖。

 

「喂!」一隻黑色的大手抓住了我的肩膀。「你有話要說嘛特列夫大人。」

 

歐文我那個阿~既然是同事的話原諒我好不好~我只不是比較警慎一點而已嗎哈哈。

 

「阿阿~閣下不要這樣好不好~阿阿~閣下~好啦是我錯啦!我真失禮對不起!」

 

哼,原諒你啦。」就像是被傳染一樣,歐文也用了跟泰倫一樣的語氣。「下次也看看氣氛吧,你這樣會送命的...特列夫大人,你可是重要人士呢。」

 

重要人士阿哈哈被諷刺了算了,人生也是會體驗到這種事的呢~人生如戲嗎~哈哈好丟臉阿趕快去上課吧,軍學老師在等我們了。

 

 

「嗚嗚嗚~她也是這樣,她騙了我我這個傻軍人!嗚嗚~」軍學課的牛人老師,雙手摀著臉,為他有著被劈腿的經驗,靠著桌子痛哭。

 

「老師請你冷靜點!」

 

「女人就是這樣!她們都利用無知的男人!阿阿~」帶頭的蓋里,則是繼續火上加油。

 

「哥!你不要起鬨啦!」

 

我最討厭男人哭了!好麻煩喔!老師真是的哥你也真是的!只不過是女人而已,有那麼嚴重嗎?這世界有一半都是女的耶不過還要是同種族的就是了有那麼嚴重嗎!又不是世界末日不過就這樣而已,可是看來這樣已經不是我說說就可以停止的情況了,這樣的話放著他們哭吧!時間是最好的解藥,我今天就翹課吧。

 

 

「咳咳嗚。」「嗚嗚嗚。」從教室外還是聽得到他們的悲鳴。

 

雖然是翹課了啦,不過要去哪阿?下午又還到現在就去大辦公室,會不會太早了阿?既然都翹課了,那就散步吧我好沒創意喔,沒辦法嗎,我又沒女朋友,不能偷偷出去找女朋友,又因為我時常換部門,所以說我也沒有太親近的朋友這基地裡的話,就只有我哥而已

 

操場阿~你懂得我的心嗎?你只不是個每天被平均身高200公分的軍隊,大概五萬人踐踏的東西,但你也沒有怨言阿~操場阿~操場阿我可以再白癡一點,明明有時間卻不知道怎麼利用的男人!特列夫.SA.雷!哈哈晨間操演早就結束了,現在就只有我一個人站在操場中,唉~也許我該交個朋友了好想回山裡喔,私塾的同學都有工作了吧?不知道親戚都怎麼了,還有父親大人還好嗎?家裡的茶園也要開始作秋天秋茶的準備的吧?發酵的事情沒有我OK嗎?恩我好想家是嗎?

 

「哼我還是努力去習慣這樣的生活好了泰倫這上司其實是不錯的,他也是很有理想的軍人跟政治家,也是努力去改變這國家的人,也許他真的能讓這國家變成更好的地方。」

 

呵呵我好像快瘋掉了,我在對自己說話阿?

 

都沒人哈?操場對面好像有人在看這邊躲起來了?是誰阿?哼!我眼睛還真厲害阿,住在山裡果然有這種好處,那麼遠的地方都能看清楚操場對面有人並沒有很奇怪,奇怪的是為什麼我注意到你之後,你要躲起來我知道了!就像早上聽到的是來偷鹽的吧!OKOK!追過去吧!然後立功吧!

 

 

哦!動作真快,看來是發現我靠近了,開始逃了吧?哼哼~果然是小偷,不過他太早發現了,就算我對我的腳程再好這麼遠追也沒用阿,阿~

 

「呼~

 

逃了可惡!太遠了,那邊是軍官宿舍嗎?

 

「喂!這不是特列夫大人嗎?你在這裡做什麼?」歐文又出在我的面前,不過這次他身邊多了一個人。

 

「我

 

「你先休息一下吧,氣都接不上來了。」歐文邊說邊過來我這邊來扶我。

 

「我在追偷鹽賊,可是被他逃了!」

 

「賊!哪去了?」在歐文身後,傳來的一個青年男子的聲音。

 

「等等我喘一下,呼~等等你哪位?」

 

「阿是人事部的,一條一星的書記尚恩.P.諾克。」

 

是山獅阿?還真少見阿,尚恩是嗎?看看這樣雖然說你跟我的身高差不多,不過倒是有在特別鍛鍊身體嗎?跟平常練出來的不一樣,他這種是有特別的鍛鍊計畫的,你這種身材只當個書記官會不會太浪費了阿反正在這基地裡也有兩個未滿20歲就拿到三條階級的人,有個適合在最前線當前鋒的軍人,卻在人事部裡也沒什麼奇怪的等等!現在又不是午休時間,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書記官?書記官就回去工作阿?你也是歐文,你們不是有工作嗎?」

 

我們是」尚恩被問到問題,說話開始結巴了。

 

「算了尚恩被特列夫大人遇到算我們不走運。」

 

「哈?不走運?」

 

歐文?你又有事情沒說了嗎?快快說出來!不然我又要拿劍對著你。

 

「他就是蒸餾水他是特務,我的真實身分不是會計師我也是特務,我們是出來找刺殺泰倫將軍的人的,完畢。」

 

哈?你說什麼?你們說的是真的嗎?

 

哈?你們都是隱藏自己的身分?就像小說堶悸漱H一樣?而蒸餾水是國家特務用的代號?」

 

「是。」

 

父親大人,你的兒子不僅在20歲前就拿到比你還高軍階,而現在他又更進一步接觸這國家的地下組織,有些人為國家盡心盡力,可能到死前都還不知道的事情,而他現在知道了今天的太陽是不是比較大阿?人家說曬昏頭就是這樣吧?

 

「喔我先當你們是真的好了,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事?」

 

「因為你是這國家很重要的人。」

 

國家很重要的人我不知道怎麼說話了?我好像忘了怎麼說話了?歐文大人我知道早上是我的錯,但你不要這樣子好不好?我真的不行

 

「結果,那個偷鹽賊哪去了?」尚恩繼續問。

 

「喔我追丟了,不過他好像是往軍官宿舍去了。」

 

「去看看吧,歐文大人我們去調查去看看吧。」

 

「好的特列夫大人你要不要也過來阿?」歐文回應了之後,看著我的眼睛問。

 

耶?我?恩你的眼睛不要瞪我好不好,你的眼睛怎麼會那麼誠懇?眼神好銳利,不對不對眼神不要看這邊啦,哦好啦只要不要在瞪我就好了。

 

喔,好吧。」

 

「哈,太好了。」

 

所以說你們要捉的刺客,跟這個偷鹽賊有關是吧?這樣阿也好,反正我也有空,就讓我來幫忙吧,順便讓我看看泰倫名下的不對!是國家的特務,你們到底有甚麼本事,蒸餾水還有歐文你是不是也有意義不名的代號?

 

待續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