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097 連載獸人故事

感謝作者 滄龍別夜 不吝下筆贈予小站

 

第十四篇

 

「紅瞳計畫?!.....聽你這麼一說,我好像突然有了點印象。」龍王放下了左手,疑惑的表情雖然消失,但取而代之的,卻是另一種更讓人不知所措的嚴肅。

 

「紅眼......」水狼剛薩面有難色地細聲覆頌道,好似方才光龍者的話,勾起了他長久以來埋藏在心中的一段恐怖回憶。

 

光龍者亞螹,暗示性地對剛薩使了一個眼色,剛薩停頓了一下,但緊接著又說了下去

 

「講得通俗一點,也就是當時各國之間,彼此互相積極爭取的戰爭開發技術。」

 

「大約一千八百多年前,這場打了將近一千多年的戰爭,也終究接近了末期,龍王戰爭時期已經接近尾聲,各地區所發生的大小戰事也因此逐漸結束。而當時的八龍軍政府,雖然已經取得了大約七成的勝利,也相信自己已經掌握了主導戰爭走向的有利情勢,但此時卻突然傳出,某國卻在暗中研發一種極度不人道的戰爭武器,並企圖藉此扭轉整個戰局。」

 

 

「他們研發的一種進化的裝置和方法,並廣泛地運用在他們的人民身上:那就是強制所有的居民,完成人工進化的過程 ─── 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們有著比一般獸人還要更強大的念能力,也就是讓所有原本沒有戰鬥能力的平民百姓們,全部都成為能夠武裝的戰鬥力。」

 

「但是想當然的,事情絕對不會只有這麼簡單......」說到這裡,亞螹稍微停頓了一下

 

「此計畫的目標,即是讓每一位人民都擁有作戰的能力,讓國家足以道達全民武裝的武力境界.......這對於處於戰爭時期的任何國家而言,正是一個人人覬覦的武力技術。」

 

「但這種方式所得到的結果並不如預期的穩定。據情報指出,雖然他們經過多次實驗,不斷的幾乎耗盡全部的資源來作開發和嘗試。但所得的成果,是你絕對想像不到的,那些自願參與測試的該國人民,一個個走進了巨大的進化裝置中,走出來的,但卻是一群毫無獨立思考能力,只會聽從命令行事的冷血、完美殺人機器。」

 

「但該國的領導人,卻可以為了追求戰爭的武力和權力,漠視這種完全違背生物法則的現象。於是,該國的百姓幾乎在一夕之間成為了恐怖的戰力,但這也就表示,他們喪失自己的自主和控制權。」

 

「不僅如此……一旦失控的情況發生,一群失控的特種殺手,一群只為了追求殺戮和鮮血噴發所帶來的快感的病態,便會在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橫行。」亞螹說到這裡突然打住,凝神看著一旁的龍王彥。

 

 

「這種手段實在是太極端了........」龍王彥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表示同意

 

「但是,這件事情和我們又有什麼關係呢?」迪亞克按耐不住,緊接著提出了另一個問題

 

「當然的,八龍軍方在當時為了避免緊急危難,當然不可能坐視不管,於是我們也有了相對應的軍事行動...........」

 

「我記得當時的執行指揮官就是............剛薩將軍.............你?沒錯吧?」亞螹問道

 

「是的......」水狼剛薩很小聲的回答,眼神變的相當的落寞

 

「那事情的真相是?.......小狼,就麻煩你解釋一下吧!」龍王彥輕輕地推了推正倚靠在自己手臂上的杰剛薩

 

 

「當時這個實驗計畫的據點,就是發生在古島嶼-艾姆特斯」

 

「這個........令我永遠無法安心入睡的夢魘之地。」

 

「請稍等一下,教授說的是那座位於桑卡島與八龍島之間的海域,因為實驗爆炸而沉入海底的島城 ───『艾姆特斯』嗎?」

 

小迪突然想起來,他在不久前的軍情部考察活動中,尚有經過這個地方,當時他對這座長滿海草並已經成為熱帶魚天堂的地方,完全不以為意。

 

 

「是!」

 

剛薩微微的點了點頭,繼續說下去

 

 

「但也不完全是......」

 

 

「當時,我奉前龍王 ── 野犺戰的命令,負責處理這個事件,但年輕氣盛又好大喜功的我,在尚未知會上級的情況下,便帶領了一整隊的軍團,自信滿滿地打算以差距甚大的兵力懸殊,取得壓倒性的勝利,沒想到卻慘遭伏擊,再加上他們紅眼開發計劃的成功,所急遽暴增的武力,大約有九成的弟兄們,全部在他們精心布置和設計的陷阱之中喪命,或是成為俘虜。」

 

「但成為俘虜的,沒有一個能從那個城市中走出來,那群殘忍的病態,把那些被俘虜的弟兄當成玩物,使盡了各種殘忍的折磨,最後,還將那一堆幾乎無法辨認的屍體和照片,送回了八龍軍的境內。」

 

「我實在無法接受那一幕幕的景象,那一張張的照片........彷彿看到我的弟兄們,在我的面前幾乎慘無人道的被一一肢解。」

 

「因此我在氣急敗壞之下,做出了最錯誤的處理方式........我動用了僅存全部的兵力,但結果卻只是把剩餘活下來的弟兄們,再次推往死亡的陷阱中。」

 

「第二次,連我以及許多伴隨著我一路走來的軍官兄弟,也都成為了艾姆特斯軍的俘虜。」

 

「他們把我關在一個極窄的房間,房間的外面則架設著巨大而且精密的念力鎮壓裝置,讓我的力量完全無用武之地,並且只送給我飲水,每三天才讓我吃一碗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能吃的東西來維持生命。」

 

「而那間狹窄房間中什麼都沒有,只有一面可以看到另外一個空間的透明窗口。」

 

「而那群渾蛋,便每天隨機將一位我的弟兄們,推入隔壁房間,讓他在我面前被毒氣腐蝕,痛苦,哀嚎,向我求救……。」

 

「就在我的眼前……他們全身的血肉以相當合緩的速度逐漸化成血水,我當時盡了全部的心力試圖挽救他們,但卻無能為力,我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就在我的眼前這樣發生,我卻只能無助的看著.......」

 

「那種痛苦……讓我無時無刻都被罪惡感以及自盡的念頭圍繞。」

 

說到這裡,剛薩深深嘆了一口氣,臉上又多了分無奈

 

「但當時的我知道,我不能就這樣死去,我還有使命要完成……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在我漫長的等待之下,在某個難得的機會下,我終於盼到了敵軍稍微疏忽的一瞬間,讓我有機會成功逃離束縛。」

 

「當時被憤怒沖昏頭的我,已經喪失了全部的理智,在那半瘋狂的狀態之下,我幾乎殺光了所有實驗組織中的敵軍。除此之外,我還毀掉了所有實驗的數據,並動用我一輩子所從未使用過,最殘暴的法術。」

 

「那就是,以水之力喚來大海與浪潮的深淵之源,讓『艾姆特斯』被巨大的海嘯吞沒,一切都被狂猛的暗潮撕裂,而其中所有的生命則與整個島嶼,一起永遠成為海底的一座古城。」剛薩說到這裡,無奈地閉上眼睛。

 

「但等到我清醒過來並且恢復理智,我才發現為時已晚,已經手刃了數萬條無辜百姓的性命,不僅如此,整場被稱為『傾潮之役』的戰役中,參與其中的所有八龍軍弟兄,只剰下我活了下來。」

 

 

「據說,整個城裡已經沒有任何一個生命倖存,而從此之後,『冷冽將軍』也就成為杰剛薩將軍在各國之前所留傳的光榮名號。」光龍者亞螹此時插嘴道

 

「不!!這一點也不光榮......雖然結果是八龍軍我方的勝利,但卻是我個人軍旅生涯之中最大的失敗!雖然說,戰爭中難免有人犧牲,但我當時殺掉的,卻有很多是那些被該國政府用無藥可救的控制技術所使役的可憐百姓……還有更多,弟兄們的生命……」這剛薩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仍然緊閉,臉上絲毫沒有表情

 

「而且最嚴重的代價就是……自從那次力量的濫用之後,我所擁有的能力和力量,便像一個破了洞的水壩般,隨著時間快速流逝,這也是為何我當時會因此漸漸淡出軍事生涯的最大原因。」

 

 

「但........這不太對阿!根據八龍軍的軍情紀錄的情報都說明,『艾姆特斯』是因為某實驗中炸藥性的失敗,整個『艾姆特斯』城才被炸進了水裡」小迪趕緊提問道

 

「據資料記載,當時沖天的爆炸藍光,不僅將黑夜照耀地有如白晝般明亮,爆炸範圍之大甚至差點波及當時附近的國家,一度引起另一次戰爭的開端,所幸當時的龍王 ── 野犺戰  ,親自出來與各國協調,才得以阻止另一場血腥戰役的爆發。」小迪將多年在軍情部工作所得知的資訊,毫無保留的說了出來,因為他所知道的,其實也就這麼多了。

 

 

但剛薩卻只是小聲地回答

 

「年輕人!事實並不是如你所得知地這般單純...............這些軍情部中的歷史資料,還有你所能知道的一切,只不過是前龍王 ── 野犺戰 ,當時為了掩蓋我一切的錯誤和事實真相所放出的假消息罷了!!」

 

「這也難怪了............當時野犺戰前輩,絕口不准我再提及這個案件……

「原來他連我都騙了!野犺前輩.......」

 

龍王彥拖著下巴,對於自己多年來也一直被蒙在鼓裡,感到有點不滿

 

 

 

「所以說,你的學生?」光龍者亞螹稍稍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根據我的推測,很可能就是當時『艾姆特斯』城的倖存者?」

 

 

「其實,這點我從一開始就有存疑過。」剛薩回應道

 

「並且我也持續地觀察過他一陣子........但他除了那雙紅眼之外,完全沒有顯露出『艾姆斯特』城市的遺族所應該有的特徵。」

 

「特徵嗎……」亞螹皺起了眉頭,眼睛則飄向了一旁的龍王彥

 

「照理說紅眼計畫的實驗者或是產物,應該常常會有突然情緒異常暴躁,並擁有與常態的獸族與生俱來的念力特性完全不同的念力波動的幾個特點。」 剛薩說道

 

「但有關這幾個方面,他卻完全沒有任何異常,跟普通的學生們完全沒兩樣,而且甚至還是個不怎麼出色的學生。」

 

「但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剛薩看著躺在地上的阿滄,猶豫片刻

 

「那你打算怎麼做?需要我們軍方接手嗎?」龍王掀起了手機的蓋子,螢幕上的畫面停留在電話簿中,指揮官 ── 亞修的手機號碼上。

 

「不!!阿滄目前已經沒有威脅性,我看就先暫時交給我來照顧,並讓我再仔細調查他的原來背景和日後情形的變化。」

 

「小水狼...........你確定嗎!我看你目前的狀況好像不太好............」龍王彥雖然按下了手機的取消撥號鍵,但仍然不放心的問道

 

「別擔心,這點小傷跟以前比不算什麼!..............死不了人!」

 

「況且,這件事有關於國家的重要秘密,非同小可,我看還是暫時保密,不然在軍政府裡傳開了對整個八龍來說絕對不可能有正面影響的,對吧?」剛薩斬釘截鐵地說道,一旁的光龍者也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他的看法

 

 

龍王彥遲疑了片刻,因為這件事情所可能掀起的問題,可能是整個八龍軍的歷史!!

 

 

「恩...........好吧!反正就算我阻止你的話,你大概又要跟我吵翻天了,就照你的意思辦吧。」他把手機塞回了運動褲的口袋中,緩緩開口說道

 

「但如果有任何的問題,絕對別吝嗇向我們提出,我們絕對會伸出援手的!老友!」龍王彥身出了拳頭平舉

 

「沒問題的!老友!」剛薩也舉起了拳頭,和龍王彥互擊,臉上表情雖然有點虛弱,但這可是他們從戰場認識以來,對於對方信賴的一貫表達方式

 

龍王彥給了剛薩一個堅定的微笑後便站了起來

 

「走吧!我們再去關心其他傷者的狀況。」

 

「好的。」光龍者點了點頭,起身與龍王彥往醫療室的方向走去

 

「我們也一起過去醫療區吧,地板很冷..........。」

 

「教授,我來幫你!」

剛薩在克狼的幫助下蹣跚站起,阿劍和小迪則準備把倒在地上的阿滄抬起來

 

 

 

==================================================================

 

 

 

錚..............

 

 

風被刷弦的氣勢給震響

 

宛如清蟬的蟲鳴,但此刻根本不是應該有蟬鳴的季節

 

 

原本已經疏散完畢且應該空無一人的選手休息區看台上,卻突然多出了五個令人不寒而慄的熟悉身影

 

四個絲毫沒有動作的站立著,黑色的衣襬隨著風鼓動飄盪

 

 

 

前方

 

則還有一個,盤坐著..............

 

 

兜帽下的表情,正是「邪惡」這個形容詞的具體化

 

 

北風吹旋,任把黑色的衣襬飛盪.......

 

在空中舞出的迴旋與死亡的舞踏,相互共鳴著,在那漆黑地兜帽下,是一張看不清楚任何一絲表情與感情的冰冷臉龐

 

強健的手臂在不斷飛動的斗篷下一隱一現,尖銳的爪,慢慢的拉近了與音弦之間的距離......

 

「是誰在那邊!」眼尖的龍王彥,首先發現這群不速之客的存在

 

「是他!上次在湖邊的..........」阿劍當下突然想起不久前被襲擊的經驗,雖然他也知道自己與對方的實力差距甚大,但旋即擺出了防禦的姿勢,畢竟有著八龍軍首領在身旁,實在是個很能振奮士氣的存在。

 

 

「原來……他就是一直傳出那詭異的意念波動的源頭。」

 

「小心點,這傢伙不簡單。」

杰剛薩望向了選手看台上的黑衣身影,但是突然想到自己身體目前的狀況,即使是稍有實力一點的傢伙出現,他也沒有把握能穩操勝算.......

 

 

沉默不語的黑色身影,只是雙手一揚,從平放在膝上的不明物體中,刷動了兩下

 

 

嗡 ──

 

嗡 ───

 

 

兩道音爆張狂地劃破了空氣,隱約地還可見空氣中刷過了兩道隱晦的黑紋,往距離克狼他們身前幾步的龍王彥和光龍者亞螹所在之處,呼嘯而去

 

「當心!」迪亞克往前方的龍王彥和光龍者大喊,眼看兩道音波已經快接觸到所欲襲擊的目標

 

 

吼.......

 

龍王彥一個跳躍轉身,從口中噴出如同火山般的炙焰,並利用旋轉的力量,順手將身旁的亞螹推離了音爆的襲擊範圍

 

轟!!!

 

 

火焰與震波在空中爆破,散起了滿天的火紅蝶舞

 

砰!───

 

龍王彥和光龍者原先所站之處,地表已經一個圓形的隕石坑,揚起的不是碎石,而是已經被震波震散的細砂

 

 

「哼 ──」黑衣人對自己的偷襲失敗絲毫不在意,反而還發出了一陣令人不寒而慄的冷笑。

 

黑衣人心念一轉,雙手續勁,同時向前揮出另一道音爆,原本不明顯的波動聚力而集,在空中如同黑線一般,匯集成一隻色墨的黑鷹,以掠食者的姿態高速俯衝而下。

 

雖然黑鷹的速度極快,但經驗老練的龍王彥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機警地抽出腰間的配劍,在空中畫了一道圓弧,與如疾風般的黑鷹相互交鋒。

 

 

 

鏘!!

 

 

嗡 ──────

 

 

實力相當堅強的龍王雖然擋下了這波音爆,但音波的震動,使他手中的兵器產生了共鳴,巨大的震動力讓他的手掌虎口處頓時被震裂出血來。

 

這種怪異的力度,連對作戰頻繁到曾經把打仗看的比吃飯還簡單的火龍彥,當下也對於這名陌生的黑衣人所擁有的實力感到訝異。

 

在看台上的黑衣人依然沒有吐出任何語句,只是冷眼凝神看著幾滴鮮血從龍王彥的手掌中滴落到地板上。

 

 

「哪裡來的傢伙,膽敢在這裡撒野!你可知道這種行為可是犯了八龍軍法律的重罪!」

 

龍王彥的聲音是如此的鏗鏘有力以及充滿勝利的自信,但雖然話是這麼說,想到對方目前距離過遠,在加上並不清楚敵方真正的底細,他也不敢冒險,只能將劍換手反持,做出防禦的準備

 

「這是.......非不得已的....................」

 

「事實上,我就是來取你的性命!........至於其他人,也是一樣的!」黑衣人冰冷的語氣中,還夾帶著嘲弄的意味,但其中更隱含著一股落寞的情感,他猛力的抬起十指,作勢要發起下一波恐怖的攻擊。

 

「亞螹!快帶大家先離開這裡,我來應付這傢伙。」龍王彥平舉峰銳的長劍,堅毅的臉龐露出了震撼人心的自信,長劍爆出了熊熊的紅色火焰,整把劍刃的劍身也因為高溫而變成了橘紅色,彷彿剛燒紅的鑄鐵。

 

「別白費力氣了……

 

「今天,八龍軍即將走入歷史.........而我將會成為.......」

 

五位黑衣者卻絲毫不為所動,領頭盤坐的那位語氣依舊冰冷且無情

 

「放肆!! 」

 

龍王沒有持劍的左手中爆發出了憤怒的火焰,一個大到極為誇張的爆燃火球,在他那狂猛臂力的奮力一擲下,如同流星般飛快劃過了半個比賽會場,往看台上的五位黑衣人疾飛擊去。

 

 

呼 ────

 

 

盤腿而坐的黑衣者沒有任何的動作,但那團猛烈的火球,卻在近他身邊大約幾十公尺的地方,如同碰壁般自動炸開,而炸開的火星卻不如預期的發揮攻擊的效果,反而是突然熄滅,好似整個能量突然被一個看不見的東西吞噬了一般。

 

爆炸所刮起的強風,讓五位黑衣人的黑袍衣角瘋狂在空中舞動,強大的風掀起了站在最右邊的那一人的黑色兜帽,並露出了他蒼白的臉 ───  蒼白的鬃毛被狂風舞動,一雙毫無生氣的眼睛,以及彷彿殭屍般的臉龐,正詭異的望向場地中央的眾人。

 

「你們?!」龍王定神一看,那位露臉的傢伙不是別人,正是競賽中隊伍「幻」的領頭隊長 ──白夜•琅。

 

但面無血色的獅獸人,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空洞無神的眼神直直望向了鬥技場中央,他一聲不吭地將兜帽戴上,不發一語地站著,活像個被操控的玩偶。

 

同時,黑衣人猛力的抬起十指蓄力……

 

「快跑!馬上離開這.........」龍王見到當下的情況不對,平舉劍身架起了防禦姿勢,要克狼他們其他人趕緊逃離面前這棘手的威脅。

 

「你們,一個也走不的...........」盤腿坐著的人發出了邪惡的鼻息,並用了一個相當奇怪又畸形的手法拂略過琴身

 

「勸你們……別動!」黑影冷冷的說

 

 

詭異的旋律宮調錯位幻移,一段相當艱澀但卻悠揚的旋律,從他靈動的指中盪出............

 

 

但令人費解的是,黑衣者這次的攻勢完全沒有一如往常般,那種霸道且殘忍的空壓,反倒是周遭空氣突然變得有些混亂且模糊

 

 

感覺.............就像是火爐上亂流的空氣一般,但沒有防備的眾獸,仍然直往場邊奔去

 

 

 

突然!!

 

 

走在最前頭的光龍者-亞螹,像是發現了什麼,猛然轉過身來大吼

 

「不對!這是陷阱!大家別動」

 

「什麼!……」眾人吃了一驚,但卻已經來不及了。

 

 

 

舞台的近處

 

一隻黃蝶翩翩,優雅地舞著初春將近的美麗舞蹈

 

一隻不知大難將至的麻雀,吵雜地由上方低空飛過比賽會場

 

眾獸聽到警告陸續停止所有動作,就像玩木頭人定格畫面一般

 

但原本將阿滄抱起的亞格劍,因為走在隊伍地最後,光龍者的警告並沒有辦法很清楚的傳達到他的耳中,因此他的右腳錯誤地向前邁出了小小一步.................

 

 

 

刷 ── 

 

一陣看不見的波盪,伴隨著猛烈的風聲和琴音出現 ──

 

兩片殘碎的蝶翼,早已經等不到初春降臨的喜悅

 

幾塊微碎的血肉,早已經待不到隔年收成後拾穗的滿足

 

 

 

「阿……!!」亞格劍一聲哀號,與手中抱著的阿滄一起跌到了地上,並發出一聲響亮的碰撞聲響。

 

亞格劍的右腳,此時就如同被數十把刀同時砍刮一般,迸裂出一道又一道深可見骨的血痕,血漿就像被用力扭開的水龍頭般狂湧而出,染出了一地的鮮紅。

 

「阿劍!!」克狼和小迪同聲叫喊

 

「別動!!!任何動作都別做!!」光龍者大聲喝止差一點就邁出腳步的他們,表情變得相當憤怒且嚴峻,彷彿瞬間變了一個人。

 

亞格劍整個人倒在地上,腳上的鮮血奔流而出,但所有的人此時卻只能眼睜睜看著,愛莫能助

 

肅殺之氣罔如狩獵的鋼網一般,包覆了整個空間

 

 

「我事先警告過了,看來八龍軍的人實力不強........腦子也不怎麼樣!!」

 

「在禁音的力量之前,你們的存在,根本比簍蟻還微不足道.........」黑衣者用手輕輕撥起了黑色的兜帽,但顯露出來的,卻不是一張臉龐,而是一副有個險惡笑容的面具,然而,透過面具的眼洞,媕Y卻是一雙漆黑而且彷彿喪失了靈魂的眼睛。

 

 

「禁音.........不可能!『黑琴』不是在龍源戰爭之後,早就已經從世上消失了嗎?」光龍者眼睛直盯著黑衣者,身體卻絲毫不敢有任何動作,深怕那無形的刀鋒再次襲來。

 

「不可能?哼.......這世界有太多的存在,是被你們的自以為是給否定掉的。」

 

「『伏龍琴』,也就是你們所稱的『黑琴』,會依隨著他的主人而生,這是力量,但也是詛咒..........」

 

黑衣人用冰冷沙啞的聲音說道,手則輕輕拂過了他腿上平放的黑色方形物體,就像是在輕撫他珍貴的寶物一般。

 

黑色的長方體,長度超過了黑衣人那寬厚的肩膀,墨黑的琴身上還挾著烏亮的黑弦,琴身上頭,唯一的裝飾就是一條盤旋距棲的銀白色飛龍,但每條琴弦卻如同枷鎖般,牢牢地束縛著那銀白色飛龍的全身。

 

「傳說中.......擁有強大力量,並將整個國家毀滅的『邪琴』!?」龍王彥的神色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驚駭。

 

「不錯!」黑衣者冷冷地回應道

 

「但.......那黑暗龍琴的使用條件非常嚴苛,自己在利用它力量的同時,則必須付出肉體與精神上等量的代價,除了擁有創造者之名的龍王,不然是不可能駕馭那魔物的......」

 

「但世界上的每位龍王,應該在一萬多年前就已經從世界上消失了,怎麼可能在這種時代出現!!」光龍者用盡他所有能夠做出的推論,但卻仍然無法稍微探知對方的底細。

 

一場戰鬥,對敵方一無所知的情況下,敵暗我明,便是只有落敗的結果……

 

「老光龍者,虧你還稱的上是八龍軍中最具有智慧的長者,沒想到.........」

 

「原來你根本一無所知!!」

 

「呸!........一群被歷史的假象蒙騙的笨蛋!」冷漠的語氣突然夾雜著一股莫名的憤怒

 

 

 

「我...........等待了這麼漫長難熬的一段時間,在種種的安排、巧合、以及命運的帶領之下,將你們帶至我的面前」

 

「而你們正是我任務中必須犧牲的祭品...........!」

 

「如今,我終於能夠完成我的任務,並且得到真正屬於我的自由和........家人!!」毫無生氣的一雙深色黑瞳,微微轉動,而最後這兩個字,他小聲到幾乎只是在耳語。

 

黑色的邪琴被他猛力豎了起來,原本被黑暗包覆的琴身,向上竄起了一股龐然的黑暗氣息直衝天際

 

耀眼的日光,被一彎黑影逐漸覆蓋

 

黑色的『日蝕』逐漸吞噬了太陽的光源,原本亮藍色的天空,逐漸變得灰濛......

 

 

整個世界彷彿墮入令人絕望的陰淵

 

 

「禁音終章 ──  黃........泉.........蝕........日.......  」 殘酷的聲音沙啞地嘶吼

 

 

黑暗 ──

 

 

彷彿有生命的巨大能量,在一瞬間便形成了一股巨濤,如海嘯般以黑衣人為中心,瘋狂地向四周鋪天蓋地襲去,整個看台、座椅和所有擁有形體的東西,都在一瞬間被化為烏有。

 

黑暗所經過四周環境一切的一切,全數被硬生生撕裂,並淹沒在黑暗的領域中。

 

這種情況下,即使是再有勇氣的生物,都會不由自主地為了存活而逃離,但儘管如此...........強大的黑暗力量,卻使他們現在想動也動彈不得。

 

 

眼看........已經沒有絲毫的退路........

 

 

 

沒辦法........只有一賭了........」龍王彥情急之下,心裡頭做出了最後的打算........雖然他知道這可是一場賭上在場所有生命以及八龍軍未來的賭局……

 

 

「去吧!」

 

他將手中的長劍往自己的左掌中用力一劃,溫熱的血漿登時和火紅的劍身融為一體,他手部的肌肉猛力糾結,使出全身的力氣,強行突破黑暗的巨大壓迫,摧枯拉朽地擲出手中僅燃著一絲絲火苗的長劍。

 

長劍在空中自體旋轉了兩圈,即使是身為體育健將且臂力極強的龍王彥,但在黑暗的壓力之下,長劍被擲出的速度,也不足以快到能與如此龐大的黑暗能量相互抗衡的力度........

 

緊接著,看似在空中緩速飄移的長劍,直接與黑暗的巨濤交鋒,就如同將一顆雞蛋砸向巨大的岩壁一般。

 

 

匡鏗...................

 

 

上方傳來了一陣清脆的折斷聲,長劍再撞上黑暗的瞬間,斷裂成了數段殘缺的廢鐵。

 

 

 

破碎的長劍,跟著重力的牽引無力地下墜.........

 

眾獸眼前只看到一整片的漆黑壓下;黑暗,即將成為……他們生前最後一眼的景象。

 

 

「夥伴,我們全部人的性命.........就拜託你了.........芙薇……司。」絕望中,龍王彥彷彿祈求般小聲地呢喃,並緩緩的閉上眼睛。

 

 

 

 

黑壁緩緩壓下  ─── 就如同終場時落下的布幕一般。

 

 

 

啪!!

 

 

劈啪!!!!!!!!

 

 

彷彿聽到了龍王的祈求,原本斷裂成數段的劍身殘片,瞬時,爆化成一團又一團的火焰,一陣炙熱的風擴散開來,挾著陣陣刺眼的火光,猛然地向上竄升,集結成明亮的旋圓........

 

越來越大的火團,在空中極速猛升,並逐漸浮出了形狀........一隻燃燒著烈燄的多尾鳳凰,橫瀾展翅,以霸者之姿,在一瞬便劃開了長空的半邊,如夕陽時火紅的地平線一般拓展,向大地的邊際蔓延。

 

 

火焰就如同有生命般,在碰上黑暗大壁的剎那,一道火紅瞬間變成銳利的箭矢像黑壁的中心

突進,鑽破了深沉的黑暗,並在其中衝破了一條明亮的通道,猛速向前直奔

 

 

「這……怎麼可能!!」

 

 

黑衣者對這突如其來的反擊,大感駭然,但當他的身體才正要反應過來的時候,火焰已然衝破了黑色的暗滔,來到了他的眼前.........

 

 

轟!!!!!!!!!!!!!!!

 

 

一聲悶沉的炸響,就如同幾萬噸的炸藥在眼前猛然炸開

 

五個黑色的身影就這樣深陷於瘋狂爆燃的火焰旋渦中,兇猛的火舌瞬間吞噬了他們的軀體,強光和巨大的震盪和掀起的暴風,把四周粉碎的一切瘋狂地掀起,包括龍王彥,以及其他在場的所有人們,通通被這股猛烈的衝擊震倒在地。

 

爆響後,強光倏然消失,漫天的煙塵遮蔽了眼前的視線.........

 

一陣彷彿象徵結束的寂寥.........占據了整個空間。

 

 

 

「結........結束了嗎?」龍王狼狽地站起,但四肢隨即而來的疼痛讓他又不禁蹲了下來,離他最近的光龍者亞螹趕緊扶了他一把,讓他稍稍穩住身子。

 

「還好吧.........老彥!要不要我幫你先做些緊急治療……你的手正在流血。」光龍者關心道,手掌中的微光已經在此時微微亮起,並伸手出去按壓住龍王彥的左手。

 

「不用了,小傷無礙,把力氣留給真正需要的人吧!」龍王輕輕搖頭婉拒,右手緊壓著還在流血的左手掌心

 

「呃............」但話才剛說完,龍王腿一軟,便整個人坐了下去,眉頭微皺的表情,其中雖然是如此地充滿堅忍的英雄氣慨,但仍不難看得出他目前的痛苦

 

「你阿!都這把年紀了還這麼愛逞強,別忘了你可是八龍軍的支柱阿!」光龍者也顧不得龍王地婉拒,眼睛微瞇,伸出手來,掌中微微亮起的白光,漸漸導入龍王彥的身體開始為他治療。

 

「唉!..........想不到連這封印將近一千多年來都沒用過的老招數,這時候都用了!」光龍者看著龍王彥,若有所思地說道。

 

「我.......果然還是老了阿!……真是辛苦你了,芙薇司……」龍王無奈地苦笑,看著不遠處在地上近乎破碎的劍柄殘骸,他以尊敬的眼光,看著這把近千年來伴隨他、守護他的夥伴,默默的傳遞著他心中的感謝。

 

「不過,也總算是結束了......小水狼,還有大夥都還好吧!」龍王彥轉過頭去,只見到迪亞克和克狼緩緩地從地上爬起

 

剛薩坐在不遠處的地板上,無奈地擺了擺手,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眼神中滿是疲憊

 

至於阿滄,仍然在地上昏迷不醒,一動也不動。

 

 

「我們趕快往醫療區移動吧!這麼大的傷口可不是紗布隨便纏一纏就可以的,可能會引起感染,趕緊到那邊,我才能趕緊幫你們做『正確』的緊急醫療。」光龍者看著亞格劍腳上大開的傷口,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龍王彥點了點頭,在光龍者的扶持下緩緩往鬥技場的出口移動,艾克狼抱起了仍然暈厥的阿滄,跟上了水狼剛薩無力的腳步,至於阿劍則在小迪的扶助下,一跛一跛的跟在最後方。

 

 

原先被遮蔽的日光,蝕影慢慢地退卻消失,天空又恢復了先前的空藍與明亮。

 

雖然整個鬥技場有幾近一半的部分全部都已經成了廢墟,但至少這片廢墟已經沒有那股令人渾身起雞皮疙瘩的殺氣。

 

鬥技場地出入口,因為是鋼質所製,相較於周遭塌成一片的看台,還勉強地撐住了一條通道,還算是可以勉強通行。

 

 

 

只是,在出口處前,卻又站著一個身影............

 

「不……」 低沉的嗓音,已經沒有方才的那股邪惡。

 

他的黑袍,早就已經殘破不堪,只剩下殘餘的破碎在風中時而微微擺動,被火焰幾乎燒盡的衣物,幾乎無法遮掩他的身體。

 

狼狽不堪且近乎衣不蔽體的他,完全看不出方才的那股殺氣。他臉上原先帶著的面具,已經嚴重破損,並從面具的裂痕中迸出了暗紅色的血還不斷流淌著,讓原先有著讓人發毛的邪笑表情的面具,增添了更多的恐怖。

 

破碎的布片下,幾乎毫無遮掩,結實但卻傷痕遍布的暗藍色胸膛,正因為喘氣而猛烈的起伏著,氣力用盡的他,只能勉強倚靠著手中那黑琴,還有後方那條傷痕累累的暗藍色尾巴,才得以支撐站立.......

 

至於那台令人畏懼的邪琴,只殘下了幾根黑弦未斷,無力地掛在琴身上。

 

「你們......還不能走.......」

 

 

「任務.......」

 

 

力竭的聲音,乾枯,毫無生氣地硬從他的咽喉裡擠出,但他重傷的軀體卻如同死前掙扎般地張牙舞爪,從面具中看到他雙眼瞪大,活像一個被控制的魁儡娃娃。

 

 

「咳!!」他口中一股腥味襲來,猛然噴出了一大口黑血潑濺在通道的磁磚上,並發出了腐蝕的嘶嘶聲

 

被血所濺到的磁磚處,由原本的光潔,漸漸變成深黑,軟化,並且向下微微凹陷

 

 

砰!

 

一陣猛烈的撞擊地面所發出的悶響

 

原本的黑衣者就這樣倏然倒下,破損的黑,傷痕滿布的暗藍........與滿地的黑紅色漿液,全部混雜成一幅恐怖凌亂的畫面。

 

 

「這就是,使用邪琴,並且玩弄過於強大力量的最後代價嗎?」光龍者輕聲說道,語氣中透露著一絲絲的憐憫。

 

但當他往前跨出了一步,試圖真正搞清楚目前的狀況的時候,但卻馬上被一旁的龍王彥伸手輕輕地擋住。

 

「當心!你看地板變成這個樣子,他的體液..........應該有腐蝕性!!」

 

 

光龍者點了點頭,但還是委婉地把龍王彥的手稍微撥開,自顧向前走去。

 

「我知道,只是.........我覺得有件事情,我實在沒有理由不做個確認.........」亞螹說罷,自顧地往前走

 

「好吧,要小心一點。」龍王彥雖然有意上一步再次阻攔他,但想想自己老友平日的個性,他還是乾脆做罷。

 

 

光龍者在黑衣人倒下的身前停步,緩緩地從長袍的口袋中,拿出了一雙手術用手套熟練地帶上,並從側袋中,拿出了一把極微鋒利的手術刀,蹲下來往黑衣者臉上的面具小心翼翼地一劃……

 

 

 

啪!

 

原本已經破損不堪的面具裂成兩半,發出了金屬的斷裂聲

 

 

面具下,是一張被受折磨與苦難的臉龐,下巴部分那一圈黑色的絡腮鬍,以及臉布的傷疤,更突顯出了他的成熟與滄桑。

 

 

但這一切的一切,卻震煞了在場的每一雙眼睛

 

 

 

 

因為...........

 

 

除了那皮膚的顏色,是更為深沉的暗藍色,以及滿布的傷痕之外

 

一個與阿滄……長相完全一模一樣的藍色龍人,就這樣躺在黑色的血泊中..........

 

左臂上還有著一個相當明顯,而且似曾相似的刺青。

 

 

「誰能說明一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克狼看了看手中抱著的阿滄,又順勢瞄到了正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黑衣人」,心裡頭感到一陣被天雷劈到的震撼。

 

 

但眾人卻滿臉驚恐與不解,就連一旁的龍王彥和亞螹,則是滿臉疑惑,沒有人能回答艾克狼的問題。

 

「難道.......事情不是我們想的那樣..........?」光龍者喃喃地說,小聲道只有在他身旁的龍王彥也未必聽得清楚。

 

 

 

 

 

「是阿!!」

「但可惜已經為時已晚了!」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從走廊通道理的另一側傳來

 

 

喀────喀────────

 

腳步聲逐漸逼近,在光度不足且不斷閃動的日光燈下,黑綠色的通道中所浮現的身影,變得越來越清楚。

 

通道中不知道何時已經被微弱的綠光佔據,但此時,原先微弱的綠光,突然變得有如翡翠般翠綠奪目,整個黑暗的通道瞬間被綠色的光所壟罩,連原本灰黑色的磚牆,就像被草藻所覆蓋的翠色綠牆。

 

 

「是你!!?」龍王瞪大雙眼,向著不遠處紅色的身影怒吼

 

 

但此時,卻已經為時已晚

 

 

 

刺眼的綠光迸射 ───

 

 

 

這一瞬間,眼前所有的景象,以及他們所有的知覺,已經完全被吞噬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