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087 連載獸人故事

感謝作者 黑狼 不吝下筆贈予小站

 

    又是炎炎夏日的一個上午。溫泉旅館一如平日的安靜,外面早已響起陣陣蟬鳴。

 

    “夏——颺——”天祭的聲音響徹整個溫泉旅館。還好現在沒有住客……

 

    正欲溜進森林的夏颺差點摔了一跤。好不容易穩住身子,一股驚人的殺氣就已經迫近在身後。小黑狼夏颺僵直身體,不敢動彈。

 

    “你該不會是忘了今天是什麽日子吧?”天祭冷笑,讓夏颺不禁毛骨悚然。

 

    他怎麽可能忘記這個萬惡的日子……大哥吩咐過,每個月的二十號要他背誦一篇文章,到時天祭會用錄音器把他背誦的聲音錄下來。夏颺在心媦萛妊\久。早知道就淩晨逃跑了……不過這些小招永遠會被天祭識破,於是每月這天相當於夏颺的“受難日”。

 

    “今天要背的是《古國紀事·彌亞卷》的第二部分。”天祭的眼神如針般刺向夏颺的後背,讓他很不舒服。“要知道,大哥發起火來,十個我也擋不住。”

 

    “……我知道啦……”夏颺嚐過一次苦頭,自然不敢輕舉妄動。

 

    天祭叉著腰,不禁歎了一口氣。“真是的,你總不能老讓我們擔心才行啊。”

 

    “背就背嘛,還那麽囉嗦幹嘛!”夏颺朝他扮了一個鬼臉,跑回自己的房間。

 

    雖然強迫別人不是他的強項,不過天祭還是很準時地要他背文章。大哥吩咐下來的,他不敢不做。此時微弱的風鈴聲傳來,似乎是有客人來訪了。天祭迅速向正門處移動。不知怎的,他感覺今天會有麻煩事情發生。希望不要出現上次的情況就好了……

 

    ……

 

    從正門進來的是一位名叫亞修的紅龍獸人。他身穿一件普通的紅色背心以及一條軍綠色的短褲,黃色的鬣鬃與紅色的體膚形成一種和諧的對比,使他看起來似乎有那麽一點的帥氣。他的身上散發著一種極強的領導氣質,眼神間似乎充滿著野心。

 

    實際上,亞修很難得會出來遊玩放鬆自己。他平時總是在八龍城主軍團中擔任指揮的工作,就算放鬆自己也會去常去的地方釣魚。不過今天不知怎的,龍王彥拉他來這裡說是要放鬆一下。“再怎麽忙,也要休息,不然會把身體搞垮的。”龍王彥如是說。

 

    “無聊。”他哼了一聲。因爲被帶到獸泉,亞修便想來泡一下溫泉,而且這裡似乎也比較安靜,很適合個性孤僻的他。感覺到有人過來了,他向簾幕的方向望去。

 

    “不好意思,來遲了。”來者是一名鷲獸人,他身穿一件很純正的白色武士裝束,腰間佩有兩把武士刀。是武士麽,真少見。亞修環抱雙手。

 

    “我想要一個房間。住一晚。”龍王彥說會待上一兩天,住一晚應該足夠了。

 

    “要泡溫泉麽?”

 

    “是的。替我安排一下。”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一陣聒噪的聲音。“真的啦,我不會無緣無故感覺渾身不爽的。”

 

    “是錯覺而已吧?”

 

    “不是,這種渾身不爽的感覺只有遇到那個傢夥才會有……”

 

    又有兩個客人進來了。看來都是亞種龍獸人,跟這亞修是真龍獸人不同。深咖啡色的體膚和土黃色的體膚,亞修自然不會忘記這兩個傢夥是誰。

 

    “看,我就說嘛,那個看著就不爽的紅龍果然在這裡!”土黃膚色的龍獸人指著亞修大叫。

 

    “哼,居然又是你這個神經大條的傢夥,今天真是倒楣。”亞修冷笑,瞥了他一眼。“有這樣的傢夥在,害我又不能好好休息了。”

 

    “什麽?你再說一遍?”土黃膚色的龍獸人正欲衝過去打架,被旁邊的深咖啡膚色的龍獸人攔住。

 

    “好啦,你就別跟他吵了。”

 

    許久沒出聲的鷲獸人說話了。“兩位也是來泡溫泉的嗎?”

 

    “是的。請替我們安排一個房間。會留宿幾天。”深咖啡膚色的龍獸人向他點點頭。

 

    “那麽,請跟我來。房間都已經整理好了。”鷲獸人引領他們進入內走廊。“我叫天祭,是這裡的負責人,有什麽事可以叫我,我會盡力替你們解決的。”

 

    “好,第一件事就是把這傢夥給趕走!”土黃膚色的龍獸人大吼。

 

    “開玩笑,我爲什麽要因爲一頭認識的字用手指頭就能數出來的傢夥而離開?”亞修譏諷道。

 

    土黃膚色的龍獸人青筋暴起,掙脫了深咖啡膚色的龍獸人的阻撓,正要一拳揮向亞修,而亞修也準備用右臂上的佩劍刺向對方。噹的一聲,天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拔出左手邊的武士刀,擋下亞修的佩劍,也用右手抓住土黃膚色的龍獸人出拳的手腕,使他們的動作停下來。

 

    居然同時擋下了他們的攻擊……深咖啡膚色的龍獸人有點驚訝,這個叫天祭的獸人還挺厲害的……

 

    “禁止在我的溫泉旅館打架,否則,我誰也不接待。”

 

    稍微驚訝了一下對方的語氣和防禦能力,亞修收回佩劍。“帶我到房間去。對著這個白癡我的壽命會縮短的。”

 

    “你們不介意在這裡等一下吧?”天祭詢問了一下他們兩個。得到肯定的回答,天祭便帶著亞修進去了。

 

    ……

 

    真是讓人傷腦筋的傢夥……天祭總算把他們分開了。果然今天會遇到很麻煩的事……把這個紅龍獸人帶到他的房間後,天祭回到接待廳。深咖啡膚色的龍獸人迎了過來。

 

    “對不起,我們跟那個叫亞修的紅龍是認識的,而且……”深咖啡膚色的龍獸人有點無奈地笑了笑,拍拍還氣在上頭的土黃膚色的龍獸人的肩膀。“他跟亞修互相看不順眼,所以一見面就會吵架。希望剛才沒有給你造成困擾。”

 

    “沒事。”話是這麽說……

 

    “我叫艾克狼,叫我克狼就好;他叫亞格劍。這幾天請多指教了。”

 

    “叫我阿劍就行了。”亞格劍哼了一聲。

 

    天祭點點頭。“跟我來,我帶你們去你們的房間。”

 

    他們跟隨天祭進入內走廊。顯然這裡的風格跟普通的溫泉旅館沒什麽不同,但比那些溫泉旅館多了一份溫馨的感覺。“這裡是家族經營的溫泉旅館吧?”克狼問道。

 

    “是的。經營了幾代,現在是我們來接管。”經過一道玻璃木框門,天祭停了下來。“這裡面就是露天溫泉,雄獸人專用;旁邊的是雌獸人用的。如果要泡溫泉進入這裡面就行了。”

 

    “我有異議!”亞格劍突然叫了一下。“我可不想跟那個傢夥一起泡溫泉。”

 

    “這個嘛……那你就去雌獸人專用的溫泉吧。”

 

    “這怎麽行!要去也是那個紅得很醜的大笨龍去!”

 

    “嗯……”天祭沉思了一下。“那也沒辦法,我們這裡只有公共露天溫泉。小本生意是這樣的了,將就一下。”

 

    “好啦,阿劍,你就別挑剔那麽多了。既然已經來了,就不要再換了。”實際上,剛才他們已經去過好幾家溫泉旅館了,不過都因爲亞格劍的關係使他們被迫趕出來。看來也只有這家主人能忍得了阿劍的脾氣了……

 

    很快,天祭把他們帶到一個房間前。他拉開紙門,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有什麽事可以找我,我通常都在道場練習,找不到的話可以大叫我的名字——”

 

    “什麽?你說道場?”亞格劍的眼睛變得閃亮。

 

    “是的,是我練習的地方。”

 

    “你的劍術似乎不錯啊,是在哪裡學的?”克狼好奇地問道。

 

    “我大哥教的入門,我自己研究招式提高能力。”

 

    “真厲害,我還沒見過呢。”克狼想起他的劍術指導老師——任建封。貌似沒見過任建封用這類劍戰鬥……

 

    “那個,你是不是很厲害?”亞格劍的樣子很期待。

 

    “啊,你問我啊?”天祭撓撓頭,“一點也不厲害。該怎麽說呢,就是還有很多東西要學。”

 

    看到亞格劍的表情克狼已經知道他想幹什麼了。“好啦,阿劍,我們不要打擾他了。”他迅速地把亞格劍推進房間,向天祭抱歉地笑了笑。“那麽,有事的話找你就行了吧。”

 

    “嗯。你們可以到處參觀一下也無所謂。”臨走前天祭又想起一件事。“啊,對了,忘了問你們,午餐想吃什麽?”

 

    “海鮮炒麵!”亞格劍幾乎是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那我要火雞肉飯好了。”克狼也點了一道午餐。

 

    “好的。”天祭拉上了房間的紙門,離開了。這些傢夥的口味真挑……不管怎麽樣,他還是要滿足他們的需求。就在他準備好要去集市買中午的食材,一種讓他感到不安的壓迫感傳來了。這種熟悉的感覺……天祭大驚,怎麽可能,他怎麽會在這個時候變化?這可不是一般的糟糕啊!

 

    ……

 

    同一時間,亞修也感覺到這種不同尋常的念力從某處傳來。這種讓人毛骨悚然的念力,而且還是闇屬性……這溫泉旅館隱藏了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麽?亞修決定去看看。

 

    同樣的想法決定著克狼和亞格劍的行動。他們也對這股念力感到好奇。“好像很好玩的樣子,狼我們去看看吧!”

 

    “真拿你沒辦法呢。”克狼笑了笑,“才剛剛安定下來……”

 

    “去啦!我可不想錯過每一次的冒險呢!”亞格劍立刻抓住克狼的手向外面跑去。

 

    念力傳出的方向是……那邊!這三個好奇的客人同時向不遠處半開的房間跑去。但是,他們一見面又要……“又是你這個看著不爽的傢夥!”亞格劍遠遠地大吼。

 

    “哼,湊熱鬧倒是比誰都快。”亞修冷哼一聲。“閃到一邊去,你們這些傢夥只會壞事。”

 

    “這句話應該是我說才對!”亞格劍不滿地叫喊。

 

    突然,轟的一聲,半開的紙門應聲破裂,天祭從房間飛了出來,而且似乎還是被打飛的。亞修立刻兩手凝聚著火球。因爲不確定是什麽,他只好用低級的小火球做試探。克狼則拔出他的大長刀,做好防守姿態,而亞格劍就握緊拳頭,等待著。

 

    從房間出來的是一名黑龍獸人。從他的身上可以感覺到那股強大的闇屬性念力,令亞修不禁後退一步。他熄滅手中的火焰。看來不用確認了,這個傢夥絕對是闇屬性的念力操作者,而且還不是三兩下就能解決的難纏對手。

 

    黑龍獸人看了看倒在碎裂的木地板上的天祭,又望向亞修。“看來你是這裡最強的傢夥吧。”

 

    一聼到這句話,亞格劍立馬不爽。“喂,有沒有搞錯,他這傢夥怎麽可能是最強的!”

 

    黑龍獸人瞥了亞格劍一眼。“少囉嗦。不想死就閃到一邊去。”

 

    克狼立刻攔住正欲撲過去的亞格劍。“不要這樣,阿劍。先觀察一下情況再說。”

 

    “你叫我怎麽服氣!居然有比我還拽的傢夥!”亞格劍一副“不要攔著我”的樣子。

 

    面對這種實力似乎深不可測的敵人,亞修不敢掉以輕心。他放出手臂上的佩劍,畢竟這是個人戰,要是隨便使用大範圍的魔法這裡可是會瞬間毀滅。黑龍獸人哈哈大笑,眼神變得十分銳利。“小心一點。因爲我的攻擊,全都會是致命一擊。”

 

    他向亞修衝去。亞修立刻從旁邊的房間奔出去。在這裡戰鬥一定會帶來很大的損失,何況在森林裡也更能發揮他的優勢。黑龍獸人冷笑著跟過去。

 

    克狼把大長刀收回,然後迅速地來到天祭的旁邊,蹲了下來。“天祭,你還好吧?”

 

    天祭勉強用雙手撐起身子,克狼和亞格劍則幫忙扶起。“到底是怎麽回事,那個比我還拽的傢夥是誰?”亞格劍對此十分在意。

 

    “……”天祭別過臉去。“我要去阻止他。不能讓他待得太久……”他站起來。看來剛才的攻擊沒造成多大的傷害。

 

    “什麽意思?”

 

    “不能讓那個叫亞修的傢夥殺了他。”天祭撿起掉在地上的兩把武士刀,準備跟蹤黑龍獸人去向。

 

    “好,我對那個黑漆漆的傢夥看不順眼,所以不能讓大笨龍搶先。”亞格劍的鬥志似乎燃燒起來了。

 

    克狼盯著天祭。他總覺得,天祭有事瞞著他們。不過,現在得先把這事給擺平了。以那個黑龍的念力來看,很有可能會造成騷動。雖然他不喜歡多管閒事……克狼看了看亞格劍,無奈地笑了笑。“我們也來幫忙吧。”

 

    ……

 

    要是在這裡引起騷動,會有很大的麻煩。亞修看到身後的黑龍獸人窮追不捨,覺得有必要發動大型魔法。他停下腳步,轉身面向黑龍獸人。“你想幹什麼?”

 

    “吸收掉你的念力,應該就能增強一個等級吧。”黑龍獸人松動一下爪子。“你就乖乖把你的念力讓給我吧。”

 

    “開玩笑,我還沒聼過念力可以讓的。”亞修已經想好對策該怎麽對付這個傢夥了。他俯下身子,準備發動魔法。

 

    黑龍獸人迅速衝過來了。“炎龍·迅猛!”亞修雙臂燃起熊熊火焰,然後輕輕一揮,兩道火元素蛇形龍從手臂延出,咆哮著向黑龍獸人竄去。平時這招小小的得意技能夠很輕鬆地放倒一大片敵人,然而眼前這個黑龍獸人很輕易地鑽空火元素蛇形龍的攻擊,行雲流水般迫近亞修。當然,這只是開始。在放出“炎龍·迅猛”後,他已經籌劃好下一個魔法,咒語也準備妥當了。“炎龍·神域。”他化作一陣火焰消失在黑龍獸人的面前,然後黑龍獸人發現他的周圍被火元素所充斥著,發起著陣陣熱浪。雖然“殺雞焉用牛刀”,不過,這個傢夥……不認眞一點,可是會吃苦頭的。現在黑龍獸人處於一片火海之中,而亞修則有可能會出現在任何一處。

 

    看到遠方升起一陣陣濃煙,而且範圍廣闊,克狼知道那個亞修又開始使用他的拿手大範圍魔法。“真糟糕,這樣燒下去,整個森林會……”天祭有點擔憂。

 

    “反正那傢夥會叫林之龍者來造林的,你用不著擔心這個。”亞格劍看起來有點不滿。該死,他已經戰鬥了嗎?

 

    夏颺……你千萬不要有事……我一定會把你救出來的……從那個黑龍的手中!天祭眼神堅定,迅速地趕過去。

 

    “真美的魔法。不過,這種小孩子玩的遊戲,儘早結束比較好。”黑龍獸人話音剛落,便有數道火元素蛇形龍從四面八方襲來。轟的一聲,黑龍獸人所處的地方發生猛烈的爆炸。亞修躲在暗處觀察著。被這麽多的“炎龍·迅猛”擊中,應該會受到很大的傷害吧。不過爲謹慎起見,他還不能露面。

 

    “以爲我這就找不到你的話,那你就大錯特錯了。”黑龍獸人的聲音突然在他的耳邊響起。什麽?亞修立刻移動,然而一陣強大的壓迫感使他無法動彈。這是……

 

    此時克狼、亞格劍和天祭同時趕到,也立刻被這股強大的壓迫感所制住。這種驚人的壓迫感……天祭完全沒有想到夏颺體內會有如此強大的靈體存在。沒多久,他們就看到了,黑龍獸人扼住了亞修的脖子,並使其懸空。“炎龍·神域”消失了,周圍的火焰已經消散。

 

    “告訴你一件事,我的念力有一個名字。”黑龍獸人冷笑。“那就是……神威。”

 

    克狼和亞修同時瞪大眼睛盯著黑龍獸人。神威……據說是王神才擁有的念力,能夠克制所有魔法和念力的發動,並能壓制神等級以下的生物行動。這麽說,這個傢夥是王神?

 

    “那麽,我要接收你的念力了。”黑龍獸人盯著亞修,手不自覺地扼緊。“念力——真炎。這種純正的念力最合適不過了。”

 

    眼看亞修就要成爲黑龍獸人手下的犧牲品,克狼他們雖然不喜歡這個傢夥,但是他要是有什麽三長兩短會很麻煩的。就在此時,克狼手中的大長刀突然發出強烈的光芒,著實讓克狼和亞格劍驚奇了一下。光芒漸漸減弱,但還沒消退,同時他們居然可以行動了!黑龍獸人望向他們,似乎有點驚訝他們竟能在神威之下行動。

 

    “原來是十二咒……抵消了我的闇屬性麽?”黑龍獸人扔下亞修,轉身面向他們。

 

    “十二咒?”難道是說任建封老師上次把血沾到劍上……

 

    “哈哈哈……你就準備被我狠扁一頓吧!”亞格劍立刻衝過去,一拳揮去,然而黑龍獸人很輕鬆地移位,躲過了。

 

    “我也來。”克狼手持大長刀正準備過去。

 

    “等等,不要傷害他……”天祭突然叫了一聲。

 

    克狼回頭瞥了他一眼。“但是,你願意讓他就這樣胡鬧下去嗎?引起了騷動,他始終會被抓走的。這種事你也不想發生的吧?”他已經大致猜到這個黑龍獸人跟天祭的關係。

 

    天祭低頭,沉默了一下。“好吧。總之,你們不能殺死他。”

 

    克狼微微一笑。“不會有事的啦!”

 

    亞格劍幾乎要氣得發飆了。每一拳都被黑龍獸人躲開,還被對方回了一句。“你就這麽點實力,我不用神威也能搬倒你。”

 

    “阿劍!”克狼跑了過來。“我們一起對付這個傢夥吧。”

 

    “最好不過了!”

 

    黑龍獸人冷笑。“哼,不自量力。”

 

    亞格劍發起主攻。他迅速地一拳揮向對方。黑龍獸人向右移位,克狼立刻從右方進攻,大長刀斜斜地斬下。在黑龍獸人後退的同時,克狼大喝一聲,轉動刀刃的方向,向對方一劃。“雷刃!”一道雷電自刀刃處閃現,襲向黑龍獸人。對方也不傻,瞬間爆發出神威,形成一面盾擋下閃電。

 

    “念力——真雷。沒想到你也有純正的念力。”黑龍獸人掃視了一下他們。“你的是……真風……”他突然哈哈大笑。“沒想到居然會同時出現三個具有純正念力的傢夥。”隨後他的眼神變得如鷹般銳利,“今天我就來把你們的念力全部接收吧!”

 

    “開什麽玩笑,接收我們的念力?”亞格劍揮揮拳,“我絕對會把比我拽的傢夥狠狠地揍一頓!”

 

    克狼把雷之念力注入刀刃上,使刀刃帶有雷擊效果。天空烏雲密佈,是因爲亞格劍和克狼開始運用念力,這種念力把自然的元素也吸引過來了。空氣的流動加快,快速摩擦使閃電不斷。這就是他們一起發動念力的效果,雖然他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但是,這就是最合適他們的天然戰鬥場所——風·雷·神域!

 

    “果然沒錯,衹有純正的念力才能吸引自然的元素。”黑龍獸人冷冷地笑了。“看來我也得認眞起來才行了。”

 

    這次仍是由亞格劍主攻,他的拳頭帶有強勁的風力,能隨時發出“風刃”,彌補力所不及的地方。同時克狼也用大長刀向黑龍獸人劃去。由於風的流動所引起的摩擦,使周圍充斥著雷元素,於是他的“雷刃”便能引發“多重雷刃”的效果,而這種效果只有跟亞格劍一起戰鬥才能出現。在一旁觀察的亞修很快明白是怎麽回事。既然能夠利用摩擦起電,那麽,摩擦生熱也不成問題。他用手向黑龍獸人輕輕一劃,果然,一道巨大的火龍捲風瞬間出現,包圍了黑龍獸人。因爲他的突然出手,克狼和亞格劍始料不及,立刻後退至安全範圍。

 

    “你這條白癡龍,幹嘛突然放火?”亞格劍看來很不滿他的突然插手。

 

    “一點常識也沒有的神經大條龍沒有資格說話。”亞修即使是戰鬥也會毫不猶豫地挖苦亞格劍。

 

    但是,火龍捲風突然消失了。顯然黑龍獸人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但是他渾身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他們不自覺地後退。“不要以爲這樣就算贏了……我的實力還沒發揮出十分之一呢……”

 

    他的身影突然消失了。亞格劍想借助風的流動看清對方的移動,然而空氣流動太快了,把他的移動和空氣流動混合起來,無法分辨。

 

    “神威·壓殺。”

 

    克狼、亞格劍和亞修同時被一股比之前強大好幾倍的神威所壓制。這次大長刀上的光芒完全消散了,表示十二咒的效力也無法抵抗這種強勁的神威。這種壓迫感,如同加強的重力,使他們被迫跪了下來。黑龍獸人出現在他們三獸之間。他的樣子極具王者姿態,就像是……神!

 

    “我要把你們的念力,全部吸收過來!”

 

    黑龍獸人的手憑空伸向他們,正欲行動之際……“夏颺!”

 

    天祭的一聲叫喊使他停了下來。黑龍獸人望向天祭。“對了,我居然忘記你這傢夥的存在。不過,等我吸收完他們的念力再殺掉你也不遲……”怎麽回事?黑龍獸人發現自己無法動彈。身體的控制權……正在被那個小鬼奪回!黑龍獸人咬緊牙。我怎麽可以……怎麽可以在這個時候被那小鬼……

 

    “對不起,夏颺。這是……爲了讓你回來……”天祭交叉兩把武士刀,然後作出進攻姿態。他的周圍揚起一陣旋風。壓迫感開始減弱。

 

    “你是……”黑龍獸人有點驚訝。

 

    天祭露出堅定的眼神。

 

    “疾風二刀流·破。”

 

    ……

 

    傍晚。

 

    “這是你的火雞肉飯,這是你的海鮮炒麵。”天祭把他們的特大號晚餐送上桌了。

 

    “哇,看起來好像很好吃的樣子。我要開動了!”餓扁了的亞格劍毫不猶豫地狼吞虎嚥起來。

 

    “謝謝了。”克狼朝天祭善意地笑了笑,便也開動了。

 

    “嗯……關於今天早上的事……”

 

    “放心,我們不會告訴別人的。”克狼答道,“不過,希望同樣的事不要再出現了。我們也不會追究什麽,畢竟這是你的事情對吧?”

 

    “嗯,謝謝你們肯保守秘密。”天祭的樣子似乎放下一個心頭大石。

 

    “亞修那邊呢?”

 

    “他也答應了。那麽,我先離開了。”

 

    “嘿,等一下要不要來一起泡溫泉?”亞格劍在他走之前突然問道。難得他會在吃東西的時候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天祭想了想。“好的,既然你邀請我,我當然樂意。”他的樣子似乎很高興。

 

    晚餐一個小時後……

 

    “喂,那條又紅又醜的大笨龍怎麽會在這裡?”進入雄獸人專用的露天溫泉後,亞格劍立刻指著已經在溫泉中享受的亞修大叫。

 

    “這是露天溫泉,用你那幾百年沒動過的腦筋想想也知道是什麽吧。”亞修哼了一聲,不管他。

 

    “什麽?有種來打!”亞格劍不滿地喊道。要不是克狼攔著他,他大概會衝進溫泉中跟他拼命……

 

    “亞修先生也在這裡啊。”天祭也進來了。“難怪還沒進門就聼到吵架聲。”

 

    “把這傢夥趕走啦!”

 

    “那可不行哦,你們都是客人,我不能因爲一位客人就趕走另一個客人。”

 

    “管他的,有他在我就渾身不舒服!”

 

    “有你在我擔心你會把神經大條病傳染給我呢。”

 

    “好啦,你們都別吵了……”

 

    “哇,他的話讓我一肚子火!”

 

    “要不要火上加油?”

 

    “我跟你拼了!”

 

    ……

 

    次日。

 

    蟬聲早早地響起,朝暉已經灑落在房間媕Y。天祭正在接待廳打理著雜務。

 

    “亞修先生要走了嗎?”看到亞修來到接待廳,天祭隨口問道。“希望昨天沒有給你多大的困擾。”

 

    “困擾是有,不過都沒什麽。”亞修揮揮手。

 

    “有空再來。”

 

    “嗯。”亞修離開了,消失在天祭的視野當中。他在外面剛好碰上了現任龍王——血龍彥。血龍彥散發著一種王者氣質,卻沒有那種稱王的架子。

 

    “怎麽樣,在這裡是不是很好玩呢?”血龍彥呵呵地笑著,拍拍他的肩膀。

 

    “……還好。”

 

    雖然看到他的眼神似乎有什麽事,血龍彥也不再追問。他能答出“還好”就算不錯的了。讓他介懷的是這個地方。昨天的那股強大的闇屬性念力,是從這個地方傳來的吧。雖然距離很遠,但卻能感受得到這股念力的壓迫。普通人應該會以爲是因爲烏雲密佈的原因。血龍彥搖搖頭。這些事,就不要想太多了。

 

    在克狼和亞格劍的房間內,亞格劍還在呼呼大睡,克狼則已經早早起床,對著外面的森林發呆。他在想昨天的那場戰鬥。那個黑龍獸人,到底是誰呢?難道真的是王神?可是一個神怎麽會在這個地方出現呢?真讓人難以理解。而且……這家溫泉旅館的主人居然一招就打敗這個王神……克狼歎了一口氣。看來我們還有提升的空間呢!這次居然輸得那麽慘,但是,不會有下次了!

 

    “嗯……嘖嘖……再來一碗海鮮炒麵……”即使是在睡夢中,亞格劍也忘不了要吃海鮮炒麵,讓克狼無奈地笑了笑。阿劍他還真是無憂無慮呢!

 

    事情似乎告一段落。

 

    “原生,象徵轉世的神,我沒有料到你居然會在這裡……看來你已經預知到我會再臨,所以才會附身在那個鷲獸人身上吧……你想阻止我的復活麽?不過,那次沒有成功,這次你會成功嗎……哈哈……我會期待再次跟你交手的……不過,到時我會把你的念力完全吸收,讓你從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to be continued...?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