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038 連載獸人故事

感謝作者瘋虎 不吝下筆贈予小站

 

 

.軍隊(上)

 

在一個異空間之中,一棟純白色巨大的殿堂立在一片一望無盡的草原之中,疾與洛躺在上面曬著日光裕

洛:「瘋繼承一個王位要繼承多久阿?我算算我們在這也快待了三年了,如果外加在那變態測驗者所待的時間也快五年了,不知道外面現在變的怎樣了?」

疾:「不知道,也許沒變多少吧,、、、對了!我們認瘋做老三怎樣?」

正當洛要接話時,從後方傳出聲音道:「好阿~那要怎麼稱呼你們兩個ㄋ?」

洛聽見是瘋的聲音跳起來道:「你這個死小鬼讓我們等好久阿!要怎麼補償我們阿?」只見瘋和一個身穿文生的服飾的人走了過來

疾站起來道:「三弟你繼承完拉!依年紀來看你應該叫洛為大哥我為二哥,這幾年你都在哪鬼混阿?去繼承有需要那麼久嗎?還有你身旁的是哪一位阿?」

瘋從戒指中拿出兩副鎧甲和兩枚戒指道:「大哥、二哥,別生氣,這2副鎧甲和兩枚儲存戒指就給你們當作補償吧,我這些年都在被我身後測驗者,影,壓榨了五年多了,可沒大哥你們這麼幸福阿!」

影:「什麼壓榨,明明是你自己學的太慢,以前每一個炎皇繼承王位都不超過四年的!」

洛咦了一聲道:「瘋你的測驗者怎麼跟我的測驗者長的一模一樣阿?還有認主完後武器跑哪去了?我記得我把血滴在劍葉上之後劍改變了形狀之後,一道強光閃過就不見了」

瘋:「那是因為、、、他們是同一個人阿!他用了魔法使自己分身出來,然後再個別測驗與訓練我們,至於武器、、、你以你之名召喚它出來就好了阿!」

洛:「喔!水係魔法的分身術(可以分身出另一個自己,能力是施術者的1/3)阿,沒想到一個水分身就這麼可怕了、、、,我來召喚出我的單手劍看看好了,以朿洛奕之名召喚,泣血」說完一把劍葉深紅劍柄墨黑的單手長劍飄在洛身旁的空中

瘋:「喔!大哥的單手劍叫做泣血阿!二哥你的弓掌什麼樣子、叫什麼阿?」

疾:「以雷特疾之名召喚,風嵐」只見一把弓身刻滿了咒文的雙玄弓出現在疾的右肩上

洛拿著泣血在草地上耍了幾招幾式以後,把泣血召還了以後,跑道瘋的旁邊道:「三弟你的武器又是什麼,名子又叫什麼?總不能我們都現完了你都不現一下吧?」

瘋笑道:「我的武器你們看過了阿!就是那時我在樹海拿的那兩把雙手大劍阿!名子叫做創生滅世」說完就把創生滅世雙劍召喚了出來,只見瘋周身突然出現一個黑洞一個光洞,從中飛出兩把雙手大劍,並在瘋周身旋轉了起來

影不耐煩道:「你們敘舊完了沒,如果好了就快把武器都召還了,我還要把你們送到石室裡!」

瘋召還雙劍之後道:「影,別忘了我們之劍的約定阿!」

影:「知道拉!」說完就把手在空中一揮,眾人從那廣大的草原中消失,只留下那淺淺的腳印,說明著這曾經有人來過、、、

 

 

 

 

林海,如其名是一座大的如海一般,三個身穿休閒服的獸人悠閒的走在其中,此三人正是從高塔中出來的瘋一行人,走在最前方的洛道:「結界真的消失了嗎?怎麼還沒到震都首都凝的外圍阿?」

疾:「這話你已經問了快二十遍了,你剛剛不是有看到我們之前來時所做的記號嗎?對了三弟,你這戒指還有什麼功能阿?」

瘋:「除了儲存東西外還可以通訊、查閱剩餘空間、物品數量、、、等等還有一些因為我能力還不足以開啟所以還不知道」

正當洛又要說出他那已經快要變成口頭禪的「到了沒阿」時,從林中跳出了一百多名的獸人,手中均拿著大斧,身穿破舊的鎧甲,站在最前方的熊獸人大聲叫道:「此林是我栽,此路是我開,想要從此過,留下買命財」這句強盜的經典名言

瘋面向疾問道:「二哥,他們有沒有說錯阿?我記得應該是『此樹事我栽,此道是我開,想要活著過,留下買命財』才對吧?」

疾笑道:「他們沒唸錯,是你的年代差太多了!」

那熊獸人見對方不但不理會自己,反在那說笑,真不知道現在是誰搶誰了,便怒聲道:「快把身上的錢財與物品留下就讓你們過去」

瘋走上前笑道:「熊大叔,別生氣,你和我玩個遊戲如何?如果我打贏了你你就做我的部下,如果我輸給了你我們三個便隨便給你處置」

熊獸人見上前說話的不過是一個剛成年沒多久的虎獸人便笑道:「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可別後悔喔!」

瘋:「彼此 彼此」說完就把創生滅世雙劍召喚了出來,身上也換上了鎧甲[高塔的那件],快步攻向了熊獸人,熊獸人見他兩三步之間就跑到了自己的眼前,便揮斧擋住了他這迅速的一擊,在擋開了這一擊之餘也暗暗心驚瘋的速度之快、力量之大,根本和他的年紀一點也不相稱!當下便提起時二分的精神,往瘋的腰間劈去

瘋見他使出了全部的力氣,臉上便微微的一笑,對迎面而來的大斧跳了上去,並以斧面為支撐點跳了個前空翻並落在熊獸人的身旁,手上的創生大劍放熊獸人的脖子旁並道:「熊大淑,你輸了喔!」

眾獸人都對這開始沒多久的戰鬥看的目瞪口呆(當然除了洛和疾),而戰在場中的熊獸人更是不敢相信他就這麼輸給了一個剛成年的小獸!

瘋把雙劍召還了後道:「依照約定你現在是我的部下了!你叫什麼名子啊?」

那熊獸人單腳跪在地上恭敬的回答道:「小的叫烈焚天,請問要怎麼稱呼大人您ㄋ?還有我這幫兄弟可以跟著我嗎?他們都是因為稅太重才來當強盜的!」

瘋:「不要說什麼小的、您、大人的,你都快要是我兩倍以上的年紀了,你叫我瘋就好了,至於他們可不可以跟來,嘿嘿、、、就要看你有沒有實力通過這把斧的測驗和認主了!」說完就從戒子取出在高塔中拿到的雙手大斧,並把它丟在熊獸人的眼前

烈焚天問道:「請問要怎麼做?小的不懂」

瘋:「不是跟你說不要自稱小的了嗎、、、真是的;你只要在斧柄上按一下自然會有人引導你的!」

烈焚天半信半疑的把右手按在斧柄上,一道強光閃過,烈凡天和雙手大斧一起消失在原地了

疾向瘋問道:「這樣好嗎三弟?給他擔任九人眾?」

瘋:「沒關西的,如果他不行那雙手大斧也不會把它傳走了!大哥、二哥,我想要留下來訓練一下這群獸人,可以請你們兩個幫我送些日常物品嗎?還有路上如果有看到可以壯大自己部隊的人才,不用客氣盡量吸收,當然以品行為優先」

疾:「收人是沒有問題,但是日常用品方面就、、、我們身上沒那麼多錢阿!」

瘋:「戒指裡還有些金條,但應該只能支撐半年多吧!、、、這樣吧!我們去、、、搶皇家的錢!反正那也是用高稅所收來的錢」

洛:「不好吧,到時候軍隊來時怎麼辦?」

瘋沉著臉道:「來者,不降死,降者打散並依專長分類」

洛:「可是就算加上這群獸人我們也才幾百人阿!怎麼敵的過幾千幾萬的政府軍?」

瘋奸笑道:「這當然是要用些小技巧拉!但是當務之急應該是先訓練這群獸人!不然政府不用派軍隊來叫人民來就可以把我們推翻了!」

疾「恩、、、那我和大哥就先去首都-凝買一些日常用品了!」

瘋:「恩!對了可以幫我在首都附近設一個對點傳送陣(只能傳送一個對點的地方,且需要預設的咒語)嗎?」

疾:「對點傳送陣!?點要對向哪阿?」

瘋:「等我這邊整理好時就可以設了!」

疾:「恩、、、那我和大哥先走了喔!」

洛:「三弟,別太操他們阿、、、」說完就和疾向首都-凝的方向走去

瘋喃喃自語道:「不操怎麼行大事、、、」說完就轉身面向那群獸人、、、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