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036 連載獸人故事

感謝作者瘋虎 不吝下筆贈予小站

 

 

林海

 

[年代:現代]

 

    在震城遺跡附近的林海裡,兩個身穿已破爛不堪的探險裝的犬獸人在其中遊走著;走在前面開路的犬半獸人手拿著開山大刀,刀口上已有了幾處缺口;在他後面低頭看著手中泛黃地圖的犬獸人,一邊走一邊在地圖上東只一下西看一下並喃喃自語道:「我記得前天是走到遺蹟邊緣,依昨天和前天的腳程,應該也到震城首都外圍了、、、」

前方的犬獸人把附近的樹林開了大半後跑了過來怒色道:「疾,你有沒有走錯路阿?都走了兩三天了怎連一個村子的影子都沒有阿?而且這裡也沒有我們來時路上所做的標記阿?」

疾正要開口解釋但一陣強光忽然一閃即逝並在前方不遠傳出一陣虎吼聲,疾連忙向同伴比了個手勢,示意要他先躲在一棵樹上,如出了亂子也比較好攻於不防;見同伴已在一顆形狀怪異的樹上躲好,就往聲音的來源急奔;到達時,只見一個全身鎧甲破碎了大半,身上全是鮮血、淤泥的虎獸人,雙手緊抱著兩把雙手大劍,整個人呆站在那直視著遠方若有所思的樣子,根本沒注意到身旁已多出了一個犬獸人,此虎獸人就是從傳送陣消失的瘋!

疾心想:「一個未成年的小獸應該沒什麼威脅吧!?」便上前打招呼道:「你好,我叫疾雷特,你怎麼一個人來林海?剛那光和聲音是你發出來的吧?出了什麼事嗎?」

瘋這時才轉醒,轉身看向向他打招呼的疾,心想:「先向那個人問一下這裡是哪裡好了,等整備好後就回震城調查到底是誰謀測了這一切」想到此便向疾笑道:「你好,我叫炎雷瘋,你可以叫我瘋或瘋虎,只要不要叫我瘋子就好,請問這裡是哪裡?附近有村莊或城鎮嗎?肚子好餓啊,至於光和聲音是我被傳送陣傳過來時所發出的吧!」

疾疑惑道:「這裡是震都的林海阿!你怎會連這是哪都不知道就用傳送陣傳過來?其實我和我同伴也被困在這座森林裡,附近應該就有一些小村落,可是不管怎麼找就是找不到」

瘋聽到這是震都懷疑了一下,他從小在震都裡走透透也沒聽、看過什麼林海,疾見他若有所思的樣子便道:「我要去和我同伴會合,你要一起來嗎?一起找比較安全也比較好互相照應阿!」

瘋想道:「既然現在還不確定身在何處,當下跟著他們走應該比較不會出什麼亂子!」想到這便把手中的雙手大劍插入腰間,朝疾道:「好阿!」兩人齊步離開,他們離開沒多久,空中出現了一個傳送陣,從裡面跑出了一個手拿長杖身穿巫師長袍的龍獸人,他低著頭自語道:「那個死小子應該跑到這個年代了,真是的爲什麼鳳要我做這種累死也沒補償的工作阿、、、」說完就朝瘋和疾走掉的方向走去

    瘋和疾走到了剛開闢出來的空地,只見即向那奇異的大樹喊道:「洛,下來吧,沒事了」只見剛喊完就從樹上跳下了一個犬獸人,即向瘋介紹道:「這位是我的酒肉朋友朿洛奕,這位是剛在那見到的炎雷瘋」

洛道:「你好阿,剛那光和聲音是怎麼回是阿?你怎麼會一個人跑到林海?」

瘋道:「那是傳送陣發出來的吧!對了,你們確定這裡市那中陸洋上的震都嗎?」

洛道:「是阿,怎麼這麼問?」

瘋想道:「難道傳送陣沒把我傳走?但我也沒有被那時的禁咒打到阿!且我以前也沒見過這座森林,書籍上也沒有這座森林的記載、、、難不成我跑到了未來?但時空傳送陣在古書中不僅說沒人成功過,理論上也難以辦到吧?」

瘋問道:「現在是誰在掌權?」

洛道:「現在是一個和你同姓的炎宏在掌權阿!你還沒回答我問你阿!」

瘋叫道:「炎宏?炎宏!那個叛徒桑的兒子炎宏!?」

洛道:「桑是誰?現在掌權的是炎宏沒錯阿,你也不用這麼激動吧!?」

瘋沒有想到桑的兒子居然當上了震都的皇帝,當時炙被桑下咒致死的情形歷歷在目,頓時滿臉殺氣道:「那個狗雜種也可以當皇帝,早知在他剛出身時就劈了他」

洛笑道:「他當上皇帝時你還沒出生勒,你怎麼劈他?你跟他應該沒什麼深仇大恨吧?」

瘋冷笑道:「沒有深仇大恨,那是騙人的,板正有一天我會要他後悔當上這個皇帝!」

疾道:「在那之前我們要先想辦法離開這座鬼森林吧!」

瘋道:「恩、、、你們說走了23天都走不出這座森林,那一定是給人下了結界或是迷陣了,你們身上有魔法探測器嗎?」

疾疑惑道:「要魔法探測器做什麼?那不是拿來挖魔法礦和找屬性刀用的東西嗎?」說完就把一個黑色的鐵板上面鑲著十三顆顏色各異的水晶

瘋道:「同時也可以找到發送魔法的來源阿!只要找到來源要破掉結界或迷陣都簡單的多了!」說完就把魔力灌到鐵板裡,只見十三顆水晶裡得水屬性的水晶亮起了微微的藍光並往西南方緩緩射去

瘋喜色道:「看來是水系的結界,走吧去看看是什麼把我們給困住了」

當三人走到一座高塔遺跡時,探測器上的水屬性水晶突然亮起了黃光,並朝高塔射了進去(探測器會依魔力強度依序由金、銀、白、紅、澄、黃、綠、藍、靛、紫來亮出光線來),只見高塔除了前方的石台以外,沒有任何的門窗!三人走到石台前,看見上面刻滿了古文,在最下方還有一段似乎是用劍刻出的一段話

洛和疾雖然事遺蹟的尋寶者多少會一些古文,但見到石台上的古文時也只知道其中的一二,但突然聽到瘋唸道:「此塔以吾凡、鋼茲之名封印,凡我子孫以吾族之血皆可開啟石中之門」唸完了以後停頓了一下繼續道:「瘋虎,看到此留言時代表你已經離開了過去而到了未來,進去高塔裡吧!在那繼承皇位吧!、、、炎鳳、凡、鋼茲筆」

瘋唸完石台上的古文覺得腦中亂哄哄的,為什麼老爸會知道自己會來到未來?而他又身在何處?為什麼老爸知道了這一切卻又不阻止他發生?

而此時洛和疾也用驚訝和疑惑的眼神看向瘋,因為古文就算是考古學家也不能像瘋那樣順口的說了出來,那可是失落的文字阿!

疾問道:「瘋、、、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唸這古文?而且還唸的如此順口!」

瘋訝異道:「這不是震都的文字嗎?至於我是什麼人,我想我說了你也不會信的」

疾道:「這的確是震都的文字但卻是五千年前已經失落的文字阿!!」

瘋叫道:「那場屠殺竟然造成了這麼慘重的後果、、、」

洛道:「屠殺?五千年前不是發生皇室糾紛引起的大破壞嗎?」

瘋道:「那的確是皇室的糾紛,但同時也是單方面的屠殺阿、、、」

疾道:「你怎麼會知道的那麼清楚,且石台上的古文為什麼叫繼承皇位?你是皇家的人嗎?」

瘋沉著臉說道:「因為我是他們屠殺的目標之一阿!至於石台上位什麼叫我繼承皇位,那是因為皇室已經只剩下我這個正統的繼承人了阿!」

洛懷疑道:「那你也應該有五千歲以上了阿!怎看起來還是個未成年?」

瘋臉色越來越沉色道:「那是因為在那場屠殺中兄長用傳送陣傳傳了過來的,你不會理解的,你要眼睜睜的看你兄長殘殺之後又看著你摯愛的大哥在你面前慢慢石化死去而自己在旁什麼也做不到,這種感覺你們是不會體會的了的!」說到了最後瘋幾乎叫了出來,眼睛裡轉著淚水就像似要留了出來

疾驚訝道:「這麼說你就是在那場大破壞中失蹤的三王子!?」

瘋等心情穩定了點後道:「是的,我們先進去高塔裡面吧,先看看是什麼把我們困在這座森林裡,至於要聊我以前的事情等我們出去再聊吧!」說完就在手指上咬了一個破洞,並把血低在石台中央的一個圓形空洞裡,就在血掉進去沒多久,高塔的牆出現了讓疾和洛目瞪口呆的變化,高塔的牆邊的石塊一個一個飛了出來並且重組成一個高大的石門

瘋道:「走吧,在不走石門就要關了!」說完就帶領著兩人一起進入了高塔之中

 

 Back